中科院停用事件背后,争议漩涡中的知网(11)

2022-04-21 10:39     新京报

上述知网前员工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称,"一家公司想要做大做强,需要占据市场资源。而实际上,知网早已经买断了绝大部分期刊的版权,实现了垄断。"

为此,重庆市鼎圣佳程律师事务所沈博律师表示,多家高校都因订购费价格不断上涨的原因曾中断过与知网的合作,但一段时间后,大部分高校迫于各种原因继续与知网合作,说明形成了难以替代性。他解释,知网已经成为学术创作的刚需,高校不得不采购,也从侧面反映了知网极强的定价权,如果没有正当理由不断涨价,将可能会涉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

3月9日,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一司在回复记者网上留言说:"市场监管总局正在核实研究。"对这一问题,市场监管总局相关司局去年12月16日给出的答复是:"市场监管总局将予以核实研究。"

专家建议数据库定位公益属性

讨论知网模式的功过,不能脱离具体的历史环境。

曾在《南京大学学报》担任执行主编的朱剑指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即知网创立之时,一些西方大型学术期刊出版集团已经搭建出了较为成熟的信息聚合型学术期刊在线数据库平台,但彼时的中国,学术期刊较为分散、互不统属、尚未自主构建集合众多期刊的大型数据库在线平台,"那时候,学术期刊数字化必须另辟蹊径,在那种环境下知网的创立适合中国国情的新模式。"

在朱剑看来,知网的横空出世,没有现成先例可循。而在20多年的时间里,知网创建的大规模数据库,收尽了具有传播价值的学术文献和期刊,并进行数字出版和传播。放眼全世界,称得上独一无二,也成功地改变了学术传播的基本样态,大大提升了学术传播的效率,其文献价值毋庸置疑。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