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小伙约网友后检出艾滋,情绪崩溃:就一次,这么背 ?

2021-11-30 14:32     半岛都市报

(原标题:约会网友后,青岛90后小伙偶然检出艾滋,情绪崩溃连说不可能:就一次,这么背?)

"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难过到,没有情绪没有语言,静静地发呆,然后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今年26岁的小安(化名),出生在山东省西部的一个小村,上初三时,原本幸福的家庭遭遇变故,父母在无休止的争吵中选择离婚。变故的阴霾和内向的性格,让他坠入孤寂的深渊,直到2019年大学毕业,24岁的他来到了青岛工作,灯红酒绿和虚拟网络,是他逃避现实的最佳工具。

在青春迷茫的躁动下,他贸然用交友软件约见了陌生人,有了一夜的放纵......不幸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两年过去了,如今的他就像歌里唱的,不难过、不用装,坦然面对。再过几天就是"世界艾滋病日"了,他决定借这个机会,分享自己的故事。

01

变天了

"无数次站在路边泣不成声的我,看着地上的积水,映出自己努力抹干净眼泪的样子。"小安出生在山东省西部的一个小村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有两个孩子:他和大他9岁的姐姐。父亲为了让一家的生活过得宽裕一些,常年在南方的建筑工地上打工,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流转,一年只在麦收和春节两个当口回家待几天。磨穿了肩膀头的外衣,满是洞洞的袜子,暴露了他的辛劳,无声地诉说着父亲在异乡的颠沛流离。父亲觉得母亲一人在家拉扯孩子,还要兼顾种地,不容易,对母亲极为宠溺,在外面挣到的每一分钱,都一分不少交给了母亲。

每当小安跟母亲顶嘴,他总是站在母亲那一边,对他怒道:过来,跟你娘道歉!然而,在小安上初三时,这个温馨的小家突然变天了。母亲在这一年鬼迷心窍地加入了一个传销组织,不到一年,家里的十几万元存款被她挥霍一空,还把所有的亲戚家都借了个遍,每家从几千元到一万多元不等,总共也接近十万元。那段日子,母亲时不时地"消失",跟着这个组织去不同的城市,一"失联"就好几个月。父亲没办法,只好从外地回来,望着满目萧条的家,他经常坐在门槛上抽烟,一抽就是半天。

为了挽回母亲的心,父亲到处打听着去别的城市寻人。有时候没有寻到,他一人回来,脸色铁青,让人不敢多看一眼;有的时候是两人一块儿回来,接下来几天就是无休止的争吵。那一年,小安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坐在教室里,老师讲什么也听不进去,耳朵里全是他们相互埋怨的争吵,就像一个魔咒将他笼罩,想逃也逃不出去。终于,小安考上了高中,可以住校了,从家里搬出去的那天,他长舒了一口气。那一天,家里很冷清,锅灶上只有一个落满灰的馒头,纱窗破了,被风一吹,呼啦啦地掀起更大的口子。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母亲不知所踪,父亲又打听着她的行迹,去外地找她。小安一个人背着厚重的行李,坐上村口去县城的公交车,背后那扇熟悉的门离他越来越远。没有回头看一眼家的方向。

02

不可能

"当你在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回望你。"高中三年过得稀里糊涂,成绩勉强能混个中等。这一年,父母在无休止的争吵中选择离婚,小安考上了外地一所大专院校。那时,家里已经一点积蓄也没有了,幸好姐姐已经工作,父亲也在县城的工厂里找到了一份搬运货物的活。临开学前,他的学费才勉强凑齐。来到一个人也不认识的城市里,他的性格更加胆小内向,常常躲在人群中的角落里,有时候一天都在沉默。网络是逃避现实最好的方式,在虚拟的世界里遨游,和陌生人聊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2019年大学毕业了,小安来到了青岛,在灯红酒绿中麻痹自己。工作间隙,他继续玩着交友软件。在网络上和一个陌生人聊得很投机,青春迷茫的躁动下,就贸然约出来见了面,有了一夜的放纵。然而2019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有朋友带他来到一家防治艾滋病的公益组织——青岛青同防艾志愿服务中心。想到自己的经历,于是就做了艾滋病病毒的检测,竟然出现了HIV阳性反应!小安仿佛失了魂魄,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不可能、不可能……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