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伍斯诺:美国农民抱怨遭中国“控制”:我老爱国了(5)

2021-11-16 09:00     观察者网

他们对于“华府”和“城市”的看法其实差异很大。他们当然觉得在根本上城市与小镇不同。你在城市里很难搞清方向,更容易成为犯罪事件的受害者,难以像在乡村一样秉持人人都一样的信念。然而,城市并不是未知的所在。我们访谈的许多小镇人都在城市度过假,在城市做过生意,认识住在城市里的人。住在城市里的子女甚至邻居家的子女要是过得好的话,他们会自豪。许多人有住在城市里的兄弟姐妹。

城市也并非是不受欢迎的地方。城市是好玩的去处,他们去过城市,而且会对进过城这件事津津乐道。城里人可能需要认识小镇的重要价值,但我们聊过的乡村人没有一个声称乡村社区才是“真正的美国”。

对城市的看法很少会导向对于富人的负面评价,而富人们显然大多住在城市里。他们偶尔会抱怨自己社区里熟悉的某位富人摆着架子。除此之外,对于富人的评价通常是赞许的,由此可知:他们社区中富有的农场主、企业主、医生等群体是通过辛勤工作赚到钱的,这些人对其他人不错,为了支持社区组织做了分内甚至更多的贡献。这些方面的看法与19世纪90年代民粹主义者表述的乡村人怨言是大有不同的,后者的批评主要针对铁路大亨收取剥削性的运输费用、东海岸银行家对农业贷款收取过高的利率。在这些方面,受访乡村人的生活与海滨城市里的有钱人很少有交集。

华府扰人不倦

华府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仅仅又大又遥远,而且感觉它是在用造成危害的方式侵扰着小社区。最能表述这种观点的说法是:就是华府“不管我们”了,那华府也不会坏到哪里去。但是华府并没有不管他们。当学校或者改造项目需要资金的时候,它出现在他们的集体生活里。它以规章制度和税收的形式出现在他们的个人生活里。

镇经理、镇长、镇议员大多认为,华府通过不给经费的授权来干涉社区事务。有一个社区的领导不大高兴,因为要求他们建一个新的垃圾处理场,以符合联邦政府的规定。还有一个镇的领导表示,由于新的规范,他们镇的医院面临着关门的危险。还有一些怨言则集中在为残障人士提供应急预备方案及膳宿条件等方面。

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一名男子站在一辆免费的拖车前,他正在对房屋进行维修。来源:inthesetimes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