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伍斯诺:美国农民抱怨遭中国“控制”:我老爱国了(8)

2021-11-16 09:00     观察者网

湾谷镇附近的一位农民对这种情况做了精妙的总结:“我只是想多些自主权,”他说,“但我不知道怎么得到自主权。”他知道,问题不仅仅在于联邦政府在对他指手画脚,还在于全球化经济,在于欧洲、巴西、中国。“我是爱国的,”他说,“咱们国家应该掌控自己的命运。我不喜欢受到其他国家的控制。”

听了农民和小镇居民的评论,感觉他们似乎只会发牢骚,而没有就自己讨厌的法律争取更多的知情权,不懂得如何在法律框架下行事。可是这种感觉也并不完全准确。在我们访谈的农民里,有一些人在州里和地区的委员会任职,有几个还曾经作为代表跟随决策者访问中东和拉丁美洲地区。即便是小农场主,他们对于联邦政府具体农业规章的熟悉程度也是让人吃惊的。

小镇官员在这方面大有不同。按规矩,领薪水的镇经理更加知情,也更清楚地懂得他们必须比民选镇长、民选委员更知情。事实上,我们访谈的人当中镇经理是最郁闷的,但他们的愤怒通常指向本社区居民的无知,而不是华府。

艾莉森 · 麦克布赖德是加州一个略少于6000人小镇的镇经理,对于让她工作难办的一系列州和联邦的规章有颇多怨言,但让她最烦心的是一位“心系”社区的公民。有一个愤怒的发声团体会声讨有关部门办事不力,此人就是其中的一员,所以在该镇要去申请联邦拨款时,他自告奋勇地去了。他被陌生的文书手续搞得心烦意乱,给华府打了电话。据麦克布赖德女士回忆,他“大吵大闹”。几天后,麦克布赖德女士接到了华府的电话。“对资助你们镇目前的任何事项,我们真的不感兴趣。”打电话的人说。

节选自《留守者:美国乡村的衰落与愤怒》——中文简体版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授权东方出版中出版 [美]罗伯特·伍斯诺|著 卢屹|译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