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伍斯诺:美国农民抱怨遭中国“控制”:我老爱国了(4)

2021-11-16 09:00     观察者网

不管华府愿意倾听的对象是谁,他们都不是“小”人物。不是小农民、小企业主,也不是住在小地方的人。他们是“大”人物,是大的利益集团、大城市、大企业、大农场主。华府本身就很大,大到不可能办成事,被那些只知道吹牛皮的公子哥们把持着。那里是“一帮自以为是的家伙”,想出一些并不实用的漂亮点子。华府在想方设法挽救或者调整大银行,而与此同时小银行却在受苦。华府在迎合农业利益集团和政治说客,置小农民于不顾。“关心小人物”是一个被人频繁提及的诉求。

华府与乡村地区的疏离感让人想到数十年以来我们对城乡差别的感受。到了19世纪末,乡村在许多城里人的眼中已完全变了样,既粗鄙又无知。那个曾经激发杰斐逊主张平均地权论的理想之地,现已有大量人群恨不得逃离农场,到城里去过上更好的生活。乡村人可以争辩说,(这是“乡村土耗子”跟“城市时髦人”的对决)城市中虽有黑帮肆虐、奸商横行,但当时缺少并渴望电灯和室内管道的人是他们,20世纪门肯(Henry L. Mencken,1880—1956)笔下所言“类人猿农民”(simian peasants)以及理查德 · 霍夫斯塔特(Richard Hofstadter,1916—1970)所说的“偏执狂风格”(paranoid style)也是他们。

点击查看大图

理查德 · 霍夫斯塔特所说的“偏执狂风格”。来源:wikipedia

在我的访谈中,乡村选民认为华府袒护城市利益的看法频频出现。“不要忘了我们,”一位中西部人呼吁道,“也许我们的人口没有城市多,但我们代表了城市永远不会有的一种东西。”另一位说:“不要只关心你们城市地区,我知道钱在那里。但关心关心你们的乡村地区吧,那里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依然强烈。”然而,这些担忧反映了21世纪的现实以及由来已久的疑虑。例如,当他们被追问所谓城市利益指的是什么时,回答通常是奥巴马政府帮助华尔街和通用汽车摆脱困境的事情。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