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对唐朝的失误矫枉过正,集中军权和财权导致地方毫无军事实力

2021-01-30 17:31     360kuai

说起宋朝,人们都会想到这是个积贫积弱、对外战争失利,只能靠岁币来保持边境安宁的朝代。不过,宋朝所有的不当,包括军事上的孱弱,都有唐朝一半以上的功劳。宋朝君臣鉴于唐朝败亡的经验教训,矫枉过正,集中了全国的优质资源,却始终无法形成强大的军事实力,反而陷入了封闭自守的绝地,越打越弱,迄于亡国。宋政之得,是留下了中国以文化立国之根。宋政之失,则为中国历史最有借鉴之处。

在中国历代王朝中,宋代处于中国历史转折点,被认为是极度重要的时期,可是史家们在看待宋朝故事时,却做出了宋朝只有事而无政的评价。宋朝没有建立起来完善的政治制度,一切都仰赖于人事,这一切好像从宋太祖的"杯酒释兵权"的故事就可以管中窥豹了。这多少是出于宋朝建立在残唐五代的废墟上,且得国不正,因此施政起来就显得相当没有自信,因而采取了"以和为贵"的态度,凡事能用钱来解决的问题,宋朝君臣都不愿意用制度来规范起来。甚至宋朝宰相权力和待遇的弱化,也是宋朝皇帝的不自信,以及朝臣们有意给皇帝面子而采取的权宜之计,结果就逐渐演变成了更趋强化的君主专制了。

宋朝为了避免藩镇之祸,采取了"守内虚外"的施政策略。在强干弱枝方面,宋朝在税收财政、军事调度、地方行政等方面都刻意弱化了地方实力,以至于现在人们说"东京富丽甲天下",都认为是穷尽天下财力以奉京师而已。

宋代的地方官制大体沿袭唐朝,最高一级称路,相当于唐代之道。中一级是府、州、军、监,相当于唐代之州府。最低一级仍是县。最先分十五路,后来分成二十多路。自五代以来,地方行政长官全属军人。宋太祖杯酒释兵权,把各将官的兵权削了,武臣不再带兵,自然也不准再管地方民政。这些勋臣武官,也在长期混乱中厌倦了,不再争持。他们仅拥官号,中央则替他们在首都供给了大的宅第,丰厚的俸禄,叫他们安住下来。比如,中央只是保留节度使的名衔,但只让其在京师住着,不能插手地方上的事,另外派一位文臣过去,这就叫知某州事、知某府事。这些知州、知府,本来另有官衔,都是中央官,带着一个知某州某府事的临时差遣。他的本职还是中央官,而暂去管某州某府的事。所以,严格说来,这些还是人事,并不是制度。若正名定义来说,宋代根本没有地方官,只暂时派中央官员来兼管地方事。

阅读下一篇

废柴李治的真正面目,解决了唐太宗都没解决的问题!

唐高宗李治在后世的眼里是一个懦弱无能,胸无大志的皇帝,而有这样的评价完全归功于他的老婆武则天。武则天,那可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女子,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