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下惠:我为什么可以“坐怀不乱”?(3)

2020-09-16 17:53     文胜则史

同样,孟子虽然将柳下惠称为“圣之和者”,却也对这位圣人颇有微词。他也拿柳下惠与伯夷对比,不过并没有像孔子那样分出高下。孟子认为,伯夷思想狭隘,“非其君不事,非其友不友”,不跟自己不喜欢的人来往, 不替自己不喜欢的人做事。而柳下惠则是行为不恭,“不羞污君,不卑小官”,哪怕国君昏庸无道,哪怕只做一个小官,只要能让我待下去,只要能给口吃的就行。孟子认为,这两个人都有失偏颇,所以“君子不由也”(不能走他们的路线)。在孔孟看来,做人还是要讲中庸之道,既不能太把自己的尊严当回事儿,也不能太把自己的尊严不当回事儿。

柳下惠:我为什么可以“坐怀不乱”?

伯夷叔齐不食周粟,最后宁可饿死首阳山。

从正统儒家的观点出发,柳下惠的做法有些老子“和光同尘”的味道——虽然他偶尔还露出点儿光芒,并且也没有被尘埃污染。不过柳下惠对这件事,却有自己不同的解释:“尔为尔,我为我,虽袒裼裸裎于我侧,尔焉能浼我哉?”在他看来,你是你,我是我,每个人都是相互独立的个体,谁也不可能影响到谁,既然我是个正人君子,就算有人脱光了衣服躺在我身边,也丝毫不能玷污我的清白。

大家知道,儒家向来重视环境的影响。孔子宣扬“里仁为美”,要和道德高尚的人做邻居;孟子的母亲曾经三迁,也是为了找一个优秀的环境。可是柳下惠却完全不同,他不充分相信自己的道德,也充分相信自己的毅力,只有自己坚守本心,就不用顾忌外在环境的影响。

柳下惠:我为什么可以“坐怀不乱”?

内心干净,就能百毒不侵。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快要明白了。柳下惠说,即使一个人脱光了衣服躺在他身边,甚至脱光了衣服坐在他怀里,都不会动摇他的意志,都不会让他有任何想法。这当然只是一个极端的比喻,稍微懂点儿文学的人都听得出来。不过后人为了让道理更有趣味性,不惜据此百般附会,硬生生编撰出一个“坐怀不乱”的故事,说是柳下惠在庙里避雨,碰到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子,为了不让女子感冒生病,便同意她在自己怀里坐了一夜。在经过长期儒化的后人看来,柳下惠坐怀不乱,是因为心中有高尚的情操,所以能压制住身体的欲望。其实他们并不明白,柳下惠对外物本就没什么欲望,当然更不会受外物骚扰了。

阅读下一篇

此人若不死,三国早就被统一了,就没有刘备和曹操的事了

三国中吴国的建立之人是孙权,可是他只是个前人栽树的乘凉者,真正奠定了吴国的基业并不是孙权,而是他的哥哥孙策。江东之地出现过霸王项羽,而孙策当时在江东之地也有小霸王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