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下惠:我为什么可以“坐怀不乱”?

2020-07-30 15:02     文胜则史

之前写了几篇介绍老子的文章,然后就有人对我提出质疑,说你不是在网上讲儒学的吗?现在怎么改行说道学了?好吧,其实我对自己,并没有做那么严格的定性,不过既然说到儒学,我其实还是很有感情的,也很愿意积极为儒学代言。今天我就给大家介绍一位儒家的圣人。

这个人叫作展获,字子禽。这个名字你可能不太熟,似乎还是他的“外号”更响亮些,没错,他就是柳下惠。如果你连这个“外号”也没听过,那也至少该听过他的故事,听过那个跟他有关的成语:“坐怀不乱”!你可别以为他只是“不好色”而已,人家可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圣人,不仅各国诸侯对他礼敬有加,就连孔子和孟子都曾反复称许过的。遵循知人论事的次序,我们还是先介绍一下儿这个人。

柳下惠:我为什么可以“坐怀不乱”?

柳下惠雕像(居然还真有美女坐怀???)

柳下惠是鲁国人,早年做鲁国的士师,不过与国君的关系似乎不太和谐。鲁君有一次问他:“我想讨伐齐国,你看行不行?”柳下惠果断否决说:“不行。”事后自己还不停嘟囔着:“我听说打仗这种败人品的事儿,国君不会找品德高尚的人商量,现在国君咨询我的意见,难道是说我还不够高尚吗?”柳下惠是一个大圣人,当然不可能不高尚,之所以不能得到鲁君的青睐,一方面在于他不懂察言观色投人所好,另一方面,正在于他这个人太高尚了。

话说有一次,齐国攻打鲁国,索要鲁国的岑鼎,鲁君送过去一个假鼎,齐君不肯收纳,还对鲁君说:“你这个人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如果柳下惠说这是真鼎,我就相信它是真鼎。”鲁君找到柳下惠,希望他为“国家”做一次伪证,谁料柳下惠却说:“君以鼎为国,信者亦臣之国,今欲破臣之国,全君之国,臣所难也。”你心疼你的岑鼎,我心疼我的信誉,所以恕难从命。柳下惠把自己的清高看得比“国家”还重,也难怪国君一直没把他看得很重。

阅读下一篇

给日本人当汉奸也分“等级”?女的比男的有用,北大毕业还能免死

说到汉奸这个文化现象,很多人脑海里就是经典的一副形象:穿的衣衫不整,跨个手枪,一副吊儿郎当看到日本人点头哈腰的德行。其实日本人本身也看不起汉奸,根据多份文件,日本人对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