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用兵之耻!蒋介石日记视角下的四渡赤水(4)

2020-10-15 18:54    

3月15日,红军集中一、三、五军团几乎全部主力部队向仁怀以南鲁班场周浑元部发起进攻,这是红军经近半个月的反复调动对手、始终未能觅得良机后落实其原定计划的一战。战斗持续了一整天,红军除第九军团担任预备队外,一、三、五军团及干部团共14个团几乎全部投入战斗,国民党军应战部队达12个团。红军奋勇作战,对国民党军阵地展开攻击,但周浑元部在鲁班场早有准备,利用碉堡和工事就地固守,红军的攻击难以奏效,当夜红军撤出战斗。为避免攻坚不下遭遇反击,16日,中革军委发布命令:“我野战军决于今十六晚相明十七日十二时以前,由茅台附近全部渡过赤水河西岸,寻求新的机动。”是为红军三渡赤水。对于红军方面而言,鲁班场之战不能算是一个成功的战斗,所幸红军倾力而攻,全身而退,进攻和撤退处于主动,一切尚在可控状态。正因此,蒋介石当时对该战结果并不满意,在日记中写道:“伏兵之重要而周浑元之不足教也,如此包围网中之匪,而周放弃谭厂与仁怀,纵其西窜,痛心极矣。”

25-19102Q33141-50.jpg

这次战斗更重要的一个结果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由此开始面对现实,逐渐放弃先前消灭国民党追剿部队、在黔北建立根据地的设想,转而寻求摆脱国民党军追兵、突破国民党军包围的战略目标,而在崇山峻岭的西南地区,在国民党军实力并不十分充足的状况下,要实现这样的目标,远远比前者来得轻松。红军长征中的好戏,实际是由这次战斗后,才慢慢拉开了帷幕。

3月16日下午,红军在茅台附近的渡口三渡赤水,再次向川南、古蔺、叙水方向前进,作出北渡长江的姿态。对此,蒋介石的反应是要求在赤水河东岸竭力堵截,防止红军再次回渡南下。应该说,蒋介石的这种担心不无道理,大体也是基于经验和常识的判断,因为红军既不能打破中央军的“追剿”,西进四川又面临着川军的强力堵截,剩下的路只能是回渡赤水向南求得生机。所以蒋介石于18日特电周浑元调派部队到古蔺以南地区与滇军孙渡部联合堵截,认为:“如匪果南窜,必由瓢儿井前方一带偷渡为多,务望兄速派有力部队向该处急进。”

红军三渡赤水河渡口茅台渡口

虽然蒋介石猜中了红军下一步的行动方向,但是中共当然不那么容易对付,接下来,中共在四渡赤水中充分运用了兵不厌诈这一古老兵法。3月20日,中共中央、红军总政治部通电全军要求再次渡过赤水河,电文指出:“我军西进不利,决东渡,这是野战军此后行动发展的严重关头……渡河迟缓或阻碍渡河的困难不能克服,都会给野战军最大危险。”同日,中革军委下达命令:“我野战军决秘密、迅速、坚决出敌不备折而东向,限二十一日夜由二郎滩至林摊地段渡过赤水东岸,寻求机动。”红军并没有像蒋介石预计的向南渡过赤水河,而是回身东向,迅速在三渡赤水靠北方向四渡赤水,使蒋介石一时间难以作出准确判断,在日记中记下其忧疑之情:“匪向桐梓,抑向仁怀乎。”“匪似仍谋击破中央部队。”

阅读下一篇

自己不当太子, 甘愿让给自己的弟弟, 弟弟登基后成为千古一帝

历朝历代有多少人为了能够当上皇帝不惜杀害自己的亲人,手中已经是沾满了鲜血,由此可见皇帝的宝座是有多么大的诱惑,但是历史上却有这样一个人并不愿意自己当皇帝,甚至还慷慨的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