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用兵之耻!蒋介石日记视角下的四渡赤水(3)

2020-10-15 18:54    

红军再占遵义后,进行短暂的休整。3月4日,中革军委发布命令,设立前敌司令部,以朱德为司令员、毛泽东为政治委员。随后,中共中央决定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三人团”,全权负责军事指挥。为尽可能减少对立面,红军对建立川滇黔地区根据地的计划作出微调,将中心缩小为黔北地区。这样,因不威胁川、滇两省,川滇方面地方部队“追剿”压力可望缓解,黔军又不足以构成威胁,影响计划实施惟一的关键就在蒋介石的中央军。所以,3月上中旬,红军将打击重点放在中央军方面,双方的较量进入白热化阶段。

3月5日,朱德下达《各军团集中鸭溪的作战部署》,准备对中央军入黔主力实施打击。以当时红军的实力,啃硬骨头,有相当难度和风险,所以毛泽东和不断在战与不战间抉择,努力寻找更有利的作战时机。

25-19102Q33140-50.jpg

当红军在黔北瞻顾徘徊时,蒋介石对红军动向的判断也数度变化。最初,蒋介石认为红军再次东渡的目的是回师东进,与湖南的红二方面军会合,这事实上也是蒋介石最担心的。很快,国民党方面就侦知红军的动向,5、6两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匪主力向鸭溪场集中,仍向西南逃遁,求达其原定目的乎”“匪以西窜公算为多”。因此,蒋介石的部署也发生变化,要求“追剿”部队主动出击,寻找红军主力作战。

25-19102Q33141.jpg

13日,中革军委发布命令,提出:“我野战军应向西南转移,求得在转移中与在消灭王家烈部队的战斗中调动周、吴纵队,实行机动,并迅速略取与控制赤水上游的渡河点,以利作战。”红军准备放手一搏,打击蒋介石中央军主力。与此同时,蒋介石也致薛岳电中,提醒道:“匪之行动常走曲线,其狡计或望我吴纵队主力向遵义进攻时,而彼则由六广河修文方面袭击我贵阳,亦在意中,请注意之。”蒋所说到的这一计谋,正是后来红军的实际行动,只是当蒋作出这样的猜测时,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否可能成真,因为就当时而言,他首先要对付的还是红军的西进问题。同理,当毛泽东为未来作出种种可行性的设计时,首当其冲要处理的也是如何顺利完成第一步的西进计划。战争是或然性的产物,高明的指挥者不在于事先设计好一切,而是因势利导,顺水推舟。稍后,红军与周浑元部在鲁班场展开的战斗,就是战争复杂性的一个例证。

阅读下一篇

绣春刀, 并不只是锦衣卫的专属佩刀

近些年来,以明朝锦衣卫为题材的影视剧颇为流行,这也让“绣春刀”这种神秘的明朝兵器走进大众视野。 绣春刀是一个概念式的名字,确实是明朝锦衣卫所佩戴的兵器,其具体外形因无实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