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押金:ofo小黄车创始人如何把16亿花完的?

2021-04-22 14:27     搜狐

如今还关心ofo小黄车的,也只有那些等着退押金的人吧?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1日,ofo平台共有1600多万用户在等候退还押金,以当时ofo最低押金99元计算,ofo债务总额高达16亿元人民币。

ofo押金要不回来,似乎成为不少消费者默认的事实。

2020年1月,ofo创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独留一具ofo的空壳。

回想ofo的巅峰时刻,公开资料显示,ofo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7月就完成四轮融资,从C轮到E轮,总融资额超过12.8亿美元,约合88.9亿元人民币。涉及投资方包括滴滴、阿里、小米、蚂蚁金服、DST、中信产业基金等十多个明星资本。

公司最鼎盛的时期,ofo前台都通过猎头来招。

ofo原本是一群满怀理想的北大高材生的创业结晶,但因走得太快,一脚踏入资本的漩涡里浮沉。巨浪来时被捧上巅峰,让ofo觉得未来一定能赢。但是浪潮退去,被捧得越高的ofo,注定摔得越痛。

潮起潮落,又是一起商业大败局。

作为共享单车的双擎之一,ofo最终沦为资本的“弃儿”。ofo创始人戴威就像个任性妄为的孩子,努力想证明自己。但是投资人不是爸爸,资本只关心回报,这是一个资本教你做人的游戏。

1.ofo的成立

2014年,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那一年,ofo成立了,戴威从他那个唯猎资本的北大师兄那里,拿到了100万元的投资。

同年11月,汽车行业大佬李斌找来了胡玮炜,让她做一款共享单车,项目的名称都想好了,叫mobike(mobile 和bike的合成词),中文名“摩拜”,顶礼膜拜的谐音。

1991年出生的戴威二十岁出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硕士。他家境优越,父亲是国企董事长。而ofo的四位联合创始人薛鼎、张巳丁、于信、杨品杰也都来自北大。

而胡玮炜生于1982年,比戴威大了将近十岁,她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怀着新闻的理想成为一位科技记者,她曾创办了科技媒体极客汽车并担任CEO。

ofo在2015年推出共享计划,在北大组织了2000辆共享单车。它的口号是“以共享经济+智能硬件的方式,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

胡玮炜也想要把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解决,但对于创业这件事,胡玮炜似乎并没有做好十足的准备,她仍旧抱着“如果干不成,就当作公益了”的想法。

阅读下一篇

华为接班人“浮出水面”?任正非做出决定,这盘棋比想象的更大

​​2020年3月底,在华为业绩说明会上,时任华为轮值CEO的徐直军告诉记者,华为2020年的目标是活下来,争取2021年还能发布业绩报告 当时在场的记者都以为徐直军在开玩笑,毕竟当时华为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