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卖药成为核心能力,互联网医疗注定十年一场梦(3)

2022-06-23 10:56     腾讯

2021年智云健康收入为17.6亿元,其中包括两大核心业务板块:

●医疗用品占营收65.7%,占毛利35.55%;

●数字营销占营收22.9%,占毛利50.72%。

图:智云健康收入分类,来源:招股书

以上两类业务,基本贡献了智云目前的所有毛利润和营收。那么有人会讲,"既然数字营销毛利润占公司一半,那么它还能定义为一家卖药的公司吗"。是的,智云健康本质上也是一家卖药的公司:

因为数字营销是为药企及医疗器械商提供的,就相当于阿里的淘宝天猫赚的广告费,本质上还是销售商品能力的一种变现,而这里则是销售药品或医疗器械能力的一种变现,它是传统卖药形式的升级版。

盈利能力不会说谎,通过线上线下两大阵营的比较,能看的很透彻:

■2021年京东健康的毛利率为23.5%,阿里健康为20%(2021年4月-2022年3月的财年),平安好医生为23.3%,智云健康为32.5%,除了京东健康实现4.6%的经调整净利润,其它皆处于亏损状态。

■同期做线下连锁药店的老百姓毛利率为32.1%,益丰药房为40.4%,大参林为38.2%,三家公司全都实现盈利,且净利润率都要比京东健康高。

可以说线上卖药不过是用更低的毛利率、用不赚钱(或更低的净利润率)的方式在做规模,价值创造有限,玩内卷意思真的不大。由此看来,互联网医疗行业亟需向价值创造更大的商业模式挺近。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先找找国外的参照系,看看其中一种玩法的集大成者Teladoc是怎么做的。

03 互联网医疗龙头Teladoc

Teladoc是一家全球领先的远程医疗平台,通过视频和电话等提供医疗护理服务,其2002年成立,201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2021年营收达到20.3亿美元( 折合人民币130亿元 ),毛利率高达68%,是国内主流互联网医疗公司的2-3倍。

首先要说明的是,全球互联网医疗的背景都大差不差,就是优质医疗资源紧缺。

美国医学院联合会预计,到2032年美国将有5万-12万的医生短缺。进一步细分后,将会看到2万-5万的初级护理医生和3万-7万的专家短缺。在此背景之下, 互联网医疗是必然诞生的一种商业模式,但具体到运作手段上,差异就显现出来了。

从营收来源上看, Teladoc与国内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就不是一个物种 。Teladoc的营收主要来自于会员订阅费和访问费,不靠卖药过日子,其客户则集中在企业雇主( 40%的财富500强和数以千计的小企业等 )、医院/卫生系统/医疗计划、保险公司和个人消费者。

图:Teladoc的变现模式,来源:中信证券

Teladoc的增长机会主要有两类:

▲更高效的业态带来的患者就医行为改变的替代式增长;

▲并购带来的全球扩张机会,以及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

2013-2020年Teladoc有过8次并购行为,目的多种多样,包含获取中小企业客户、拓展D2C业务、进军慢病管理、扩张海外市场等。

图:Teladoc的并购扩张,来源:中信证券

多年来,高毛利率的Teladoc也亏损,看似与国内互联网医疗公司没什么不同--"你我皆亏损,强行分个高低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但真实的一面是,Teladoc的经营性现金流基本能打平,2021年虽然亏损十几个点,但经营性现金流达到1.9亿美元,它已经初步具备自己造血扩张的能力。

所以我们认为它的模式更先进:创造了更多的价值,财务上也跑通了。

当然,我们并不是说中国互联网医疗公司都要活成Teladoc的样子,只是说订阅是更高级的一种模式而已。其实中国互联网医疗也有升级的尝试,但从我们的观察来看,力度还不够。

阅读下一篇

每一秒都在亏钱!马斯克感慨:两座新工厂已经亏了几十亿刀

6月23日消息,据美国路透社报道,马斯克在近日一次采访中对外透露,因受到电池短缺和中国港口问题的影响,特斯拉得克萨斯州工厂和柏林工厂正面临严重产能受限问题,提高产能遇到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