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卖药成为核心能力,互联网医疗注定十年一场梦(4)

2022-06-23 10:56     腾讯

04 产业向上之路

2020年底的一个电话会上,微医管理层曾提出行业长期的发展路径:"短期靠药品,中期靠商保,长期看会员健康服务"。这条路径行业参与者走的怎么样呢?我们直接从商保说起。

【1】商保

商业保险层面,我们和国外的医疗支付保险体系有着本质不同。美国的支付体系依靠着商业保险和公共保险两大类,企业为员工强制购买商业保险,而我国大部分还是依靠社会医疗保险来支出。

Optum的PBM模式也不适用于我国,PBM相关企业通过斡旋于药企、医院和药店之间组织协调,在不降低医疗水平的前提下,降低产品价格,从而为保险公司降低赔付金额,我国目前商保支付仅占5%,而医保达到65%,保险企业也自然无需通过PBM来降低赔付成本。

本质上的问题是目前的商保普及率和渗透率不足,我国健康险密度73美元/人,深度为0.7%,远低于美国3348美元/人和5.1%。后疫情时代对于商业险的重视程度均有所提升,但互联网医疗行业通过商保变现的道路还需要时间去验证。

【2】会员健康服务

想要针对患者提供高净值服务有两个前驱因素,1是要有优质化服务,2是要有高净值消费群体,3财力支撑。像Teladoc就包括通用医疗、心理健康、皮肤病、糖尿病等慢性病、癌症和神经性疾病、端到端的虚拟护理服务等服务,以及面向B端的高净值客户拓展得力,才最终实现正向的经营现金流,而在这之间用户如果与服务无法很好的匹配,就需要财力去支撑。

我们来看看会员健康服务做得最好的平安好医生,对应上述三个因素检视一下:

财力,平安好医生不会太缺,毕竟家里有矿( 母公司支持 ),再叠加上市公司的融资能力。

从优质服务提供的角度看,平安好医生还需要花功夫加强,不管是并购也好,还是自己搭建团队也好。Teladoc Health仅旗下的Best Doctors就有数百个专业组成的超5万名医生,其服务能力可想而知。当然如何做好服务水平和成本的平衡,也是一件需要头疼的事。

另外,刨除来自母公司插件的注册用户,2021年平安好医生自然增长及营销得来的注册用户有21%的增长,同时付费用户人数达到0.39亿人,也有21.9%的增长,相当不错。至于用户是否优质,是过来找服务的还是买药的,我们只能通过财务结果判断。

仅以财务结果论,平安好医生是不尽理想的,2021年医疗相关服务的合同收入为24.8亿元,与2020年的25.8亿元相比,处于下滑状态。

【3】医院信息化-SaaS

医院信息化其实也是一个好方向。

中国有3.7万家医院,其中1.41万家是三级和二级医院。假如每家医院都部署SaaS及解决方案,且SaaS提高医院的收入和盈利水平,以及医生的收入,每年每家医院有望平均带来100万收入,那就是141亿元的市场规模。

据《医院界》2016年数据,央属、省属、市属三甲亿元平均收入分别为38.5亿元、14.6亿元、5.1亿元,但平均利润仅2384万元,利润率非常低。如果能提高医院运转效率,141亿元的医院SaaS市场规模只高不低。

以刚通过港交所聆讯不久的智云健康为例,它有面向医院和药店SaaS业务。面向医院的SaaS基本套餐年费为25万,价值更高,我们主要看这块。

2021年智云健康院内解决方案中,部署其SaaS的医院有2369家,其中付费的有118家,付费率为5%,并不高。另外,SaaS付费医院的数量也有比较大的滑坡,同比减少35.9%。从收入的角度看,其医院SaaS年收入仅1567万元,占总收入的0.9%,影响力约等于无。

图:智云健康的院内解决方案,来源:招股书

智云健康SaaS业务不强,我们认为主要是业务模型决定的。医院SaaS是慢病管理业务的入口,免费给医院用( 看2020年SaaS部署医院的数量和付费量的相对增长数据 )更有利于接入首诊后的慢性病人,做大病人数量,做大药品及器械的收入,以及附着的营销收入。但这也代表着,免费的东西用多了,再想要医院付费就难了。

总的来看,中国头部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大多选择了更简单的路--背靠母公司流量的卖药,更先进商业模式包裹下的卖药,与线下药店内卷。这种不以行业第一性原则--以技术手段提高所有医疗参与方的效率(便利度、专家与病患匹配的精准度、门诊流程优化、AI提高疾病识别准确率、甚至AI制药等),让看病变得更简单--去运营的模式,终将受到反噬,无异于走上当初"在线教育"只求转化效率不求教育质量的老路。

意见稿可能只是警钟,但警钟为谁而鸣?

阅读下一篇

每一秒都在亏钱!马斯克感慨:两座新工厂已经亏了几十亿刀

6月23日消息,据美国路透社报道,马斯克在近日一次采访中对外透露,因受到电池短缺和中国港口问题的影响,特斯拉得克萨斯州工厂和柏林工厂正面临严重产能受限问题,提高产能遇到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