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曹操宁愿坐视孙权刘备壮大, 也要花三年多时间辛苦远征乌桓?(6)

2021-09-10 17:59     360kuai

曹操听罢大喜,笑道:"当年齐桓公伐山戎,有老马识途;今日孤征乌桓,而有子泰(田畴字),孤何忧哉!"乃举田畴为茂才、表蓨县县令,为曹军向导。

于是,曹操下令在路旁留下一块大木牌,上书:"方今暑夏,道路不通,且俟秋冬,乃复进军。"明里退师(不管你们相不相信,乌桓人还真相信了),暗中却率部秘密北上徐无山(在今河北省玉田县东北二十里,后因田畴在此山隐居而更名为田盘山,今称盘山),出卢龙塞(今河北喜峰口一带,乃东北进出河北之咽喉,抗日战争喜峰口大捷所在地),塞外道绝不通,乃挖山填谷五百余里,取道白檀(今河北省滦平东北,为西汉所置县,因遭毁坏,东汉已废)、平冈(今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西南,为西汉时右北平郡郡治,因遭毁坏,东汉已废)无人区,穿过危险的鲜卑地盘,无比曲折的绕进了乌桓大本营辽西郡。总计行程九百余里。

大漠茫茫,缺水少粮,一路征尘,艰辛无比,曹操虽然身体健壮,但毕竟已过知天命之年,行军至此实在疲惫之极,思乡之前也油然而生,于是感慨万千,横槊赋诗:"鸿雁出塞北,乃在无人乡。举翅万里余,行止自成行。戎马不解鞍,铠甲不离傍。冉冉老将至,何时反故乡!神龙藏深泉,猛兽步高冈。狐死归首丘,故乡安可忘!"诗句回响在天际间,旁边郭嘉、荀攸、张辽、徐晃等文臣武将也想起自己那乱世中风雨飘摇的老家,不觉口鼻酸涩,纷纷潸然泪下。

阅读下一篇

清朝真实老照片:被拴住的男子,图3阔绰的公子哥

清朝真实老照片:被拴住的男子,图3阔绰的公子哥 打板子,似乎和电视上的不一样呢,没凳子,也没脱掉裤子 被拴住的男人,其中一个一看就被虐打过,鼻青脸肿的,而另外的一些人表情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