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上司是拜把子兄弟,二人感情好却办不成事,高人一指点,成了

2020-12-11 16:51     360kuai

湖广总督湍多欢,本为旗人,先前当过云南臬司。其时云南藩司刘进吉,是个汉人。两人在同省做官,气味相投,于是换帖拜把子成了结义兄弟。那时官场,省里一把手为巡抚,手下的藩司、臬司约莫是二三把手的样子,大致是藩司管行政,臬司负责司法,论起来藩司的地位还略高些。后来湍多欢突然官运亨通,不到两年,就升为湖广总督(也称湖北制台)。而刘进吉却在云南藩司任上一待就是11年多,到了第12年下半年才被调回湖南老家任藩司,正好成了昔日把兄弟、今日湖广总督老湍的下属。

按照当时官场不成文的规矩,把兄弟一旦做了堂属,是要缴帖的,也就是将从前交换的庚帖还回去,从此就安安心心以上下级相交。刘藩台知道此规矩,晋见制台的时候便主动提出要将十几年前拜把子的帖子缴还。湍制台却连声不必不必,还口口声声称刘藩台为大哥,自己以小弟自居。刘藩台当真了,以为湍制台真念旧情,众僚属也觉得这样的上司重情义。

某年,刘藩台轻度中风,就上了一个禀帖说想退休回家养老。湍制台挽留了两回,后来就同意了。要说这刘藩台运气实在不好,退休回家没几天家里就遭了一场大火,家产烧掉了十之八九。生活遇到空前困难,刘藩台就颤颤巍巍去了武昌找湍制台,半遮半挡地提及自己有个大儿子,现在捐了湖北候补道,意思是要昔日把兄弟照顾照顾。这当然是湍制台一句话的事情,他哼哼哈哈答应了。可等了老长时间也没有动静,刘藩台有些纳闷,感觉按交情不应该如此。再等,依然没有结果。后来得到高人点拨,言明他跟湍制台结拜的帖子还没还回去呢。刘藩台恍然大悟,可是家里头早被一把大火烧了个干干净净,急得抓耳挠腮,高人说反正湍制台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你找人将他家上溯三代的履历搞清楚,重写一份帖子就行了。照单抓药这么一试,再用红纸封了山寨拜帖送过去,湍制台高兴地收下了,他们之间的结拜之情就此打住。果然,不是兄弟了,湍制台倒也念旧,刘藩台那捐了道台的儿子真就很快放了实缺。在官场混了一辈子的刘藩台,总算明白了跟上级长官称兄道弟的后果。

人打江山的时候,都非常希望能有同甘苦共患难的兄弟,而一旦功成名就,关系也就变得微妙起来,差距一定是会有的。刘邦起兵之时的一干兄弟,无论是才高八斗计谋出众的萧何、张良,还是杀牛屠狗街头混事的韩信、樊哙等辈,大家勾肩搭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兄弟情谊深厚得堪比亲兄弟。可是一旦登基,刘邦立马就定下君臣礼仪,天天被人高呼万岁的感觉实在是好极了。据记载,刘邦欣然接受别人建议搞这套君君臣臣的繁文缛节,最初动因就是烦透了手下那帮兄弟没大没小,让自己忒没面子。

再一个就是朱元璋当放牛娃那会儿,的确做了许多上不了台面的事,实不足道也。当皇帝后,有发小来找他,在金銮殿上大剌剌地说,想当年俺们偷人家芋头放在茅草火里煨着吃……老朱当场就没给他好脸色。另外一个发小也来了,说了同一件事:想当年俺们茅将军杀芋将军那会儿……当然还是这位兄弟会说话,结果自然大不同。梁山108条好汉,开始的时候叫一声哥哥弟弟纳头便拜,那会儿不要说金钱酒肉,连脑壳子都可以给对方当板凳坐,然而一排序就开始钩心斗角,到了招安以后,兄弟只好用来出卖了。

官场之中当然需要兄弟,但下级最好不要太把上级当兄弟,即便上级领导平易近人,说话也要讲究方式,如果功夫尚未练到火候,最好的办法是要有自知之明,自觉一点真没坏处,早些缴还"拜帖"老老实实做下属就不错。

阅读下一篇

这皇帝当得憋屈:替老爹背黑锅,刚登基就被囚,最后死于一场游戏

身为北宋最后一个皇帝,宋钦宗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最憋屈的天子,背了靖康之耻的黑锅上千年。运气也实在不好,岳飞屡次要“直捣黄龙”,把宋钦宗接回来,都因为宋高宗横加阻挠没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