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唐玄宗前半生最宠爱的妃子,因杨贵妃光芒过强而少为人知(2)

2022-12-22 16:20  360kuai

武惠妃是女皇武则天的侄孙女,父亲是恒安郡王武攸止,伯父就是太平公主驸马武攸暨,母亲出身弘农杨氏。武周时期,年幼的武氏因丧父被接到宫中抚养,她渐渐长大,相貌愈发美丽,还学会了一些才艺比如跳舞。唐玄宗李隆基继位后,于开元元年(713)将这个表妹纳入后宫封为婕妤,晋升三次终为惠妃。武氏先后生育七个子女,可惜前三个孩子接连在襁褓中夭折了,后面四个长大的孩子分别为咸宜公主、寿王琩、盛王琦和太华公主,都受到了父亲的偏爱。武氏凭借美丽温顺又有些才华、为玄宗相继生下七个美丽的孩子而逐渐宠冠宫掖,将潜邸宠妃赵丽妃等比了下去。唐玄宗原配王皇后年长色衰又一直未有生育,恩宠渐驰,眼看宫中美女和皇子越来越多,尤其武氏最得宠又有子,遂感地位不稳,泼辣的她曾公开诋毁武氏,甚至当面责骂唐玄宗,这直接触犯了帝王威严,愤怒的玄宗曾与亲信姜皎密谈以无子废后,事泄后,王家弹劾姜皎,使他流放而死。玄宗顾念糟糠情义,对废后之事下不了决心。王皇后愈发不安,遂心生异志铤而走险,与哥哥王守一用"当如则天皇后"的名义求子,用女皇武则天来求子显然触碰了帝王敏感的权力神经,开元十二年(724)七月,王皇后巫蛊求子事发被废,王守一被赐死,三个月后王废后也病逝了。王皇后被废后,玄宗在原有的后宫制度上添置了三妃(惠丽华)六嫔以安置新宠,武氏拜为三妃之首的惠妃,太子母赵氏为丽妃,李瑶母皇甫氏为德仪(嫔)。大约数年后,玄宗欲立惠妃为皇后,却遭到以宰相张说为首的众臣反对,因为她是武则天的侄孙,而武则天颠覆大唐又害死他的生母窦德妃,因此武惠妃注定身负血统原罪;况且惠妃有子,她若成为皇后,势必动摇太子李瑛之位。玄宗遂打消这一念头,规定她在宫中的待遇等同皇后,以补偿爱妃无法立后的遗憾。惠妃长年有盛宠,玄宗曾亲自带领诸公主跳舞为她庆生,她的母亲杨氏受封郑国夫人,其神道碑由张说撰写,两个弟弟累升至三品官。随着寿王健康长大成为玄宗最喜爱的皇子,而他对太子的宠爱渐疏,武惠妃开始谋划夺嫡。她有一定城府手腕,不光网罗了许多宦官为己所用,还在外朝中争取到了支持者,原来投机者李林甫善于巴结宦官和妃嫔,他主动联系惠妃,称愿保护寿王,于是惠妃暗中与他结盟,通过宦官把玄宗的举动和喜好传递给李林甫,李林甫凡事皆合玄宗心意升官为黄门侍郎。凭借个人才能与善于逢迎,他步步高升于开元二十三年(735)拜相,并在朝廷和玄宗面前经常为寿王说好话,是寿王在外朝的强有力支持者。同年,惠妃长女咸宜公主下嫁杨洄,杨洄经常为岳母窥伺李瑛、李瑶、李琚三皇子的过失。三皇子因生母之宠被惠妃分走,时常聚在一起非议父亲和惠妃,此事被杨洄告知惠妃后,她利用玄宗对太子的猜忌提防之心向他哭诉三皇子的过错进一步挑拨其父子关系,李瑛的确行事可疑,曾被弟弟李璬告发索要二千兵甲引发父亲怒火差点被废,幸好有宰相张九龄的维护。此时玄宗在惠妃的进言下再次大怒想废掉他们,又被宰相张九龄劝住了。惠妃夺嫡心切竟派宦官恐吓张九龄,要求他支持自己废太子瑛拥立寿王,但张九龄严正拒绝了她粗暴的拉拢,还将此事禀告玄宗,玄宗脸色大变意识到储位之事已经牵涉到前朝后宫的复杂利害关系,于是张九龄在位时,玄宗没有真的对太子动手。虽然玄宗彻底知道了武惠妃的野心,不过宽容的他并未计较,依旧宠爱她。不久张九龄因他事罢相。武惠妃利用了太子出入皇宫多能便宜行事,遣人骗三皇子带兵入宫,构陷太子与大舅子谋反,玄宗忍无可忍,失去了保护伞张九龄的三皇子于开元二十五年(737)四月被废杀,这就是震惊世人的"一日杀三子"事件。李瑛死后,李林甫大力推荐寿王,但玄宗在储位上想立长而非立爱,寿王虽是承欢膝下的爱子,但是寿王才能不出众且为人淡泊,多年来未主动参与夺嫡争端,志向与能力都被父亲质疑,他更想立最年长的皇三子忠王李玙(唐肃宗李亨)。惠妃的心理素质远不如姑奶奶武则天,储位不定多少令她产生焦虑情绪,三庶人同日被杀又使她内心负担太重,至冬十月时,她染上疾病后与左右侍从常看到三庶人的鬼魂,闹得宫中人心惶惶,尽管玄宗请巫师作法祈祷、改葬三皇子、射杀行刑者也无济于事,武惠妃在病中大受惊吓,至十二月就病逝了,随着她的死去,三庶人的亡灵才平息。唐玄宗哀悼于陪伴服侍自己二十五年的爱妃英年早逝,将她追封为贞顺皇后,葬于敬陵,立别庙供奉神位,又建三像寺为护坟寺。第二年六月,李亨成为太子,寿王可以说无缘储位了。没过多久玄宗竟然喜欢上了儿媳--寿王之妃杨玉环,将她夺入宫中,爱之远甚惠妃。武惠妃经营多年终是竹篮打水,或许对于本人来说是一种"求不得"的痛苦吧。因为谮害三庶人,肃宗"受禅"后废去她的庙享,唐代宗即位后废掉她的皇后头衔。

虽然武惠妃长期宠冠后宫,宫斗史丰富,甚至动摇过中宫与东宫,结党朝廷为自己和爱子谋取政治利益,但玄宗对她的恩礼与自身经历的传奇性皆远不如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杨贵妃,杨贵妃对大唐乃至中国历史的间接影响亦远超武惠妃。因此,她的声望远不如名驰东亚文化圈的杨贵妃倒不足为奇了。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