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之:德国未来政府亮起“交通灯”(5)

2021-10-23 09:00     观察者网

自民党过去这些年过得也很“憋屈”:2013年大选被挡在联邦议会门外,2017年大选虽然“王者归来”,最终还是与执政失之交臂。这么算来,它已有12年未感受过“庙堂之高”了。

绿党的“执政梦”就更长了:2005年大选,“施罗德/费舍尔”政府下台,联合执政的红绿两党均败选,但真正下野的却是绿党,因为社民党转身就搭上了“大联合政府”这艘巨轮。之后16年中,绿党在联邦层面一直与执政无缘。

在政治这个圈子里,甘愿在野的政党和个人是没有的。从政就是为了执政,这是不言而喻的。

中国有句话: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红绿两党的分歧其实很多,但有一个目标却是一致的,那就是不愿意再当反对党。

2004年和2008年两度出任社民党党魁的明特费林(Franz Müntefering)也曾说过一句“名言”:“在野很没劲!让别人去当反对党,我们要执政!”

现在,执政的机会就在眼前,“红黄绿”反复掂量谨小慎微也就不奇怪了。

10月7日,三党表示对此前的“初步摸底”结果很满意,愿意从10月11日开始进行“深入摸底”。

反观联盟党,虽然门面尚在,庭院已呈颓象。

默克尔虽说还在处理国事,但这棵曾经屹立不倒的政治“常青树”在今日的德国政治中似乎已成为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元素;而基民盟这个德国战后历史上的“总理党”,一次败选就让其“失魂落魄”到这般田地,犹如一座丰碑轰然倒塌,留下的只有一堆废墟和难以落定的飞尘。

台湾重新复出的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在2016年败选后曾发出“国民党要在谷底仰望天空”的感言。德国本次大选竞选过程中,社民党的肖尔茨和绿党的贝尔波克多次指出:联盟党应该在反对党的席位上“休养生息”“恢复体力”。基民盟败选后,两次竞选党魁失败的梅尔茨(Friedrich Merz)称基民盟已成为“沉重的政治改造案例”(schwerer politischer Sanierungsfall)。

难道是基民盟在主政了16年后失去了执政的兴趣和能力?显然不全是。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默克尔的政党如此快地沦为“一座亟需改造的危房”呢?

归纳起来,不外乎以下几点:

1.基民盟党内权力交接不顺

2018年底默克尔“被迫”交出党内权柄之后,新党魁的诞生表面上看颇为民主(基层参与),实际上竞争者的对决造成了党内的分裂,并始终未形成党内凝聚力。无论是之前的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还是后来的拉舍特,都没有真正掌控本党。默克尔恪守中立和高高挂起的做法虽然无懈可击,但她并没有使用自己尚存的影响力帮助基民盟走出困境。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