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0例感染者,传播链蔓延6省13市,南京疫情何以至此?(4)

2021-07-29 16:08     八点健闻

一步慢,步步慢

“禄口国际机场—禄口街道—江宁区—南京市—其他地区”,这是病毒的本地传播路径,也是与病毒赛跑的路径。

过去一年来,国内各大城市,用的最顺手的工具,是两头堵:流调从冒头的感染者开始追,全员核酸检测从终点开始往回堵。

与病毒的赛跑,最理想的状态是追在病毒前面,比病毒快一小步,终止疫情蔓延。即,假设发现感染者时,病毒实际上只在机场里,那么就要切断传播途径,把疫情控制在机场一级,通过流调和核酸检测从中挖出全部感染者。

发现9名阳性病例后,南京同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集中隔离,这是控制传染源的最基础的一步操作。但令人不解的是,24日发现的新增确诊病例中,有两名机场(航空)工作人员20-23号还在管控视线之外自由活动。

7月21日,南京在新冠疫情防控发布会上通报,总共发现了17例阳性,排查出阳性检测人员的密切接触者157人,密接的密接56人。

“当时我一看就不对劲,17人均是机场保洁人员,密接找的太少了。”上述流行病学专家说。

一位流行病学家告诉八点健闻,“当时就很奇怪,发现17个感染者,但密接才100多人,这是在人员密集的机场,怎么可能(这么少)呢”。

流调有疏漏,但另一头,南京的管控政策和核酸检测不可谓不及时。21日,禄口机场所在的江宁区二社区一村调整为中风险区,禄口街道被封控,全区开展全员核酸检测。

但让人困惑的是,此次最先发现的疫源地——禄口机场依然在正常运行。21日下午,八点健闻曾致电机场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机场仍正常开放。

26日,江苏省南京市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通报:对禄口机场及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全面封闭管理,对驻场单位人员进行疏散、集中隔离,加强集中隔离场所储备和规范管理。

在前述流行病学专家看来,禄口机场“26号才封航站楼,动作太慢。”他解释,根据流调信息,其实很快就可以根据保洁人员的轨迹,及时封闭相关航站楼。

如果按上述病毒学家的推测,机场环境已经被污染了且消杀并不彻底。开放的机场就意味着,这6天内,机场环境将源源不断地向外输送感染者。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