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人口锐减50万,这座城市房价跌回14年前(3)

2021-06-20 09:51     时代周报

工资待遇不如南方

宋凯是绥芬河人(隶属于牡丹江),提到家乡,他在言语之中流露出偏爱之情——“我最喜欢的城市就是绥芬河,特别凉爽,小城市特别干净。”

但因为当地就业机会不多,工资待遇不如南方,宋凯选择去近三千公里外的浙江省义乌市工作,目前主要做物流生意。但他认为自己“家还在绥芬河,孩子都在那上学”。宋凯之所以选择离家,主要是认为南方整体的营商环境更好。

“有手艺的,在牡丹江工资还行,能挣个几千块钱,没有手艺的就只能挣‘死工资’。”在牡丹江生活的王伟(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牡丹江整体的收入水平都不高。

根据牡丹江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9年全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9268元,同比增长3.4%。其中,采矿业的年平均工资最高,是96000元,是全市平均工资水平的1.6倍,其次是教育行业,年平均工资为80060元。

而2019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90501元,名义增长9.8%。

换句话说,牡丹江平均工资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二,平均工资增速也不及全国。即便是东北地区的年平均工资和增速,也比牡丹江高——2019年,东北地区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71721元,增速为9.6%。

工资待遇低,与牡丹江的产业层次低有关。目前,牡丹江的工业以资源开发型、产品粗加工型、劳动密集型等传统产业为主。其中,木材加工和木制品业、造纸和纸制品业、农副食品加工业、橡胶和塑料制品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近四成。

从经济总量上看,2017年,牡丹江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404.7亿元的高峰。但此后受国家去产能、调结构等政策影响,全市经济进入调整期。2018年牡丹江GDP腰斩至783.9亿元,增速从上一年的6.4%,下降到1.3%。

不过最近两年,牡丹江经济总量有所回升。2020年牡丹江全市地区生产总值831.7亿元,同比增长0.4%。然而,这一规模仅相当于2011年左右的水平。

制表:时代周报记者陈泽秀

经济低迷,导致当地人的工资收入上不去,政府的钱袋子也不充裕,财政收支平衡主要靠上级的转移支付。

牡丹江2020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显示,2020年牡丹江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4.5亿元,同比下降7.2%;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84.8亿元,同比增长1.6%。换句话说,牡丹江一年的预算支出是预算收入的5倍多。不过,牡丹江全市预算收入加转移支付收入后,收入总额344.8亿元,能够实现收支平衡。

与一些严重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不同,牡丹江的卖地收入并不能覆盖支出。2020年全市政府性基金收入17亿元,同比增长47.5%,支出47.1亿元,同比增长66%。政府性基金收入的大头是土地出让金。在2020年牡丹江17亿元的政府性基金收入中,包含12亿元的市级收入,主要是开发区土地出让金集中缴纳。

阅读下一篇

凯乐科技突然被ST,9万股民踩雷

凯乐科技发布公告称,由于专网通信业务已停顿,预计短期内不能恢复,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