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一号”总设计师:专门为着陆失败做了准备(3)

2021-05-24 09:08     央视新闻客户端

孙泽洲:我们做了很多准备,甚至可以说至少有一半甚至一半以上的精力都是在做防止极小概率事情发生的工作。这次着陆系统还带了一个信标装置,类似于飞机的黑匣子,我们考虑到如果没有真正平稳着陆到火星表面,比如撞击的话,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靠这个信标把进入过程中关键的记录数据传回地面,便于我们对过程中的原因进行分析。

为模拟火星开伞,专门研制发射火箭弹

火星和地球的公转周期决定了大约每隔26个月,有一个最佳发射窗口,这时航天器从地球出发到达火星所需要的转移能量最少。

为了赶在2020年的最佳发射窗口前完成所有准备工作,孙泽洲带领团队远赴新疆戈壁、内蒙草原进行大量外场试验,建造火星环境模拟试验设施,完成了多项关键技术攻关。

“天问一号”总设计师:专门为着陆失败做了准备

孙泽洲:我们不是简单地把伞用飞机拉到空中,然后把伞一扔就行。对进入地球的航天器来讲,用这种方式验证这个伞可以,但火星大气比较稀薄,我们要在距离地球地面30多公里高度的情况下进行模拟,才能跟进入火星时大气密度比较相似。我们为了验证这个伞,新研制了一枚火箭弹,把伞装到模型上去,通过火箭弹把它打到我们要求的30—50公里的高度,火箭弹再把它分离出来。这个伞和模型之间再用我们的程控来控制,进行开伞,模拟在火星上开伞的过程。

“未来的行星探测,要选出30岁的总师”

34岁担任副总设计师,38岁担任系统总设计师,如今51岁的孙泽洲已经作为总师放飞了嫦娥三号、嫦娥四号和天问一号三个深空探测器。从“奔月”到“探火”,正是千千万万和孙泽洲一样的航天人不断问天,推动着中国探测器一步步远行,探索深空的奥秘。

“天问一号”总设计师:专门为着陆失败做了准备

孙泽洲: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来到五院,那时候任务真的很少,一年发射不了一颗型号,后来从九十年代末开始有一个快速的发展期,这个发展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到现在我们也在重视这方面,大胆地给年轻人压担子,给他们更多的信任,那天我还说,以后的深空探测真的需要80后,甚至要让更年轻的人担当主力。为什么这么说?像我们现在到月球几天的飞行,到火星几个月的飞行,到木星几年的飞行,以后要到天王星、海王星,那可能需要几十年的飞行。

记者:我入职的时候它飞走,我退休的时候他才到。

孙泽洲:所以我们开玩笑,下回更远的行星探测我们一定要选一个30岁的总师,要不然等飞到了,总师都退休了。

阅读下一篇

中方回应菅义伟向靖国神社献祭品:亵渎历史正义

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对外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供奉有罪行滔天的14名二战甲级战犯。日本一些政要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所作所为,是对历史正义的亵渎,也是对包括中国在内亚洲受害国人民感情的严重伤害,再次反映出日方对待自身侵略历史的错误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