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考得最好的一群人现在在干啥

2024-02-23 13:56     今日头条

高考考得最好的一群人现在在干啥

想问毕业多年的朋友们,会偶尔好奇自己曾经的同学现在过得怎么样吗?

最近网上很流行高中同学开盲盒活动,随机抽选一位高中同学,然后去看看ta现在过得怎么样。

其中最吸引人的就是博主在下辉子做的系列视频。

他所在的高中是辽宁本溪的重点高中,高中同学也是是藏龙卧虎--

有当年省里的文科状元,还有大家都认识的北大学子李雪琴,绝对称得上是"10年前高考考得最好的那批人"。

作为辉子班上最出名的那位,李雪琴自然也在采访名单中,她对辉子说,她期待自己在吹灭30岁蜡烛之后,整个人一下就松弛下来了。

就这一句"我很期待30岁"还上了热搜,顺便也让辉子火了一把。

后来,再提到辉子的账号,大家都会说他是李雪琴的同班同学,但事实上辉子的视频点赞最高的却不是李雪琴那一期。

作为她最有名气的同学,名人效应固然能带来短暂的关注,可真正打动人心的依然是那些平凡而引人共鸣的人生。

这个系列才发了10期视频,辉子就在全网累积了将近500万的粉丝。

大家本以为,曾经的学霸应该都通过高考跨越了阶级,过上了朱一旦一般"朴实无华且枯燥"的成功人生。

没成想,他们有的考上了北大直博却过着叛逆的非主流人生、有的人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有的还惨遭裁员中年失业…

跟随着辉子的镜头,网友们才发现,原来学霸的世界也是各有各的焦虑。

北大直博的学霸,迷茫到不敢毕业

状元班出来的学生就是硬核,辉子抽选同学的方法也是相当严谨:把毕业照放大好多倍,然后射飞镖。

射到谁就去看谁。

这一次被飞镖射中的,就是一个颠覆了大家认知的人--纹着花臂读博的非主流学霸小睿。

10年前,小睿哪怕在重点高中里也是"别人家的孩子"。他沉静、稳重,门门功课都很优秀,高中毕业就本科直博上了北大法学院。

而10年后,他纹着一个大花臂,穿着粉红色的小T恤,骑着电动车出现在了辉子面前。

然后轻描淡写地告诉辉子:自己已经申请延毕了。

小睿带辉子去体验了他延毕后的闲散生活。

别人都在忙活论文的日子里,他就骑着自己的小电动闲逛,或者在寝室里看书、画画、打游戏、弹吉他。

他甚至还带辉子去做了回美甲。两个大男人面对美甲师"修成方圆还是圆"的疑问一脸懵,但还是完成了小睿一直以来的愿望。

小睿在北大校园里一待就是10年,是幸运,也是一种与世隔绝的真空。

本科的同学都一个个毕业离开,到现在他身边已经没有了朋友,也很难再认识新的人。

学霸看似一路顺畅的升学路、象牙塔一般的校园生活,已经是众多普通人难以企及的不平凡经历。

可是对于小睿来说,也有着最平凡的纠结与彷徨--自己到底想要过什么样的人生?

因为是北大本科直博,在这期间,其他人要面对的"就业还是读研"的终极拷问,他都不用面对。

然而凡事都有两面性。没有了纠结,他也没有了重新思考人生机会。一股脑读到了博士,眼看着要毕业了,他却又迟迟不敢踏出那最后一步。

刚考上北大的时候,小睿一心想着早点博士毕业然后留校当老师,但是这一天终于快要到的时候,他又发现自己的理想可能并不是站上讲台。

考虑再三,他交上了延毕申请。

他说自己可能会再去美院读一个研究生,趁着还有能力和机会,去完成一下小时候的理想。

小睿把自己这一系列的行为称为"30岁后迟来的叛逆"。

而辉子却说,他看到的不是一个叛逆的博士,而是一个对自己诚实的故事。

离别的时候,辉子想送给小睿一句祝福,但他不知道小睿想不想毕业,就祝他"永远自由"。

小睿说:"那就想毕业的时候再毕业吧。"

这时候,弹幕飘过了:永远自由,永远少年。

满屏对小睿的祝福,或许也是大家对自己的期许。

永远少年,永远自由,而多少人长大后才意识到:能实现者寥寥。

被迫内卷的大厂女孩,走不出的高考阴影

做这个同学盲盒系列,辉子也有点私心,因为他第一个去见的人是自己高中时候的初恋。

初恋朱凌萱,在对外经贸大学本硕毕业以后进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刚刚结束了4年的大厂生活跳槽到新的单位。

当年,因为恋爱后学习成绩急剧下滑,他们俩人主动选择了分手,只相处了不到半年,从此就没有了任何交集。

10年没说话,当年的初恋开口第一句就是:"你这胖得不行啊。"

扎心了辉子。

朱凌萱的状态很接近一个真实的打工人,她风风火火地前来赴约,讲述着自己在上一家公司的遭遇:

"特别的累,生理上的累,焦虑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睡觉都无法平静。"

但是,跳槽也没能让她快乐起来。

她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如果有机会能什么都不干的话,她宁愿什么都不干。

工作中的不如意无法排解,于是她走进了健身房,因为对身体的塑形能让她找回一点对生活的掌控感。

朱凌萱全程低着眼睛不看镜头,若有所思地说:"明明社会发展得越来越好,但是人越来越不快乐。"

辉子觉得,朱凌萱的不快乐可能也和自己有关。

因为当年懵懵懂懂地谈了恋爱,不仅自己的成绩一落千丈,也耽误朱凌萱一起退步。

但同样被困在高考里的还有朱凌萱的妈妈。

一直到现在,妈妈都没能从女儿当年的高考成绩中走出来,一路陪伴女儿备考,她到现在都在回忆当年自己的得失。

她无数次地问自己:"我女儿应该更好呀,是不是我哪里没有做好?"

朱凌萱的不快乐,也是很多人的不快乐。

一直活在和别人的比较当中,无法从竞争的环境中脱离出来,所以也没办法肯定自己,永远在怀疑和后悔:"如果我当初xxxxx,会不会有所不同。"

即便如此,她还是得努力学会从过去走出来,迎接未来的人生。

临别的时候,朱凌萱说:"我不想再被比较了,今后的人生没有人要强迫我,没有人可以强迫我跟别人比较。"

曾经垫底女孩,走出自卑同自己和解

拍了几条同学盲盒视频之后,辉子彻底火了,很多人在他的视频里看到了属于精英的烦恼,原来不只是自己不快乐。

然而,辉子的同学中还有一个人,她的生活成了网友们向往的对象,那期视频的点赞量甚至都超过了已然成为明星的老同学李雪琴。

这个人就是阿舒。

高中毕业后,阿舒就消失在了同学圈里,从此再也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

10年前,胖乎乎的阿舒就是个开朗的女孩。

有一次她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后排的辉子还以为她在做卷子,没想到阿舒转过头来拿着卷子问他:"你说我一会儿点这些菜够不够吃。"

10年后,阿舒瘦了很多,但是依然是那么爱笑。

与此同时,她也是这个状元班上唯一一个没有离开老家的人。

阿舒现在在一所事业定位当老师,过着朝九晚五的小康生活。

她把当初在卷子上写下的那一桌菜搬到了现实中,带辉子去吃了一顿海鲜大餐,还招呼说"你回北京就吃不着了"。

辉子说:"看到你还这么泼实我就放心了",阿舒又是笑得前仰后合。

阿舒不断重复,自己真的很羡慕班上其他的同学,在上学的时候就那么有思想、有深度,而她什么都比不上别人,只能在毕业以后选择隐身。

辉子问她:"那你当时是自卑吗?"

阿舒毫不犹豫地说:"当然了!"

那一刻,恰好灯塔上的一束光打在了她的脸上,仿佛是在肯定她的这份坦诚。

弹幕说:"她坦诚的那一刻光芒四射。"

虽然也有过对理想学校失之交臂的遗憾,但是阿舒最终还是选择了对过去释然。

她羡慕同班同学的优秀,却没有让自己困在这种比较里,而是大方承认自己的局限,然后过好现在的人生。

阿舒过着平凡的生活,还拥有一份普通又真挚的爱情。

她一边说着自己看到对象就很开心,一边接起了电话:"喂,哥哥。"

辉子问阿舒,现在还有什么愿望吗?

阿舒说,就希望自己能和对象好好的。

辉子:"还真是一点宏大的抱负都没有啊。"阿舒又笑了。

疲惫的生活千篇一律,阿舒的快乐却是万里挑一。

评论区有很多被阿舒打动的网友。

有人说,太懂这种在优秀的环境中自己却跟不上的拧巴了,她最后自我和解,好厉害。

有人说:这期比李雪琴那期点赞还高,说明当下人们更与这种平淡和真实共情。

还有人说,这可能才是真正的小镇做题家吧。

李雪琴只是偶然,而千千万万个普通人才是大多数。身上背负了很多,最终还是要自己学会跟自己和解。

曾经的学霸,是学生群体里令人仰望的一群人,但他们也终将会在人生的洪流中意识到自己也只是普通人。

而所谓平淡的幸福,不就是认清了生活的本质,却依然热爱生活吗?

每去见一个同学,辉子都是先跟他们吃一顿饭,然后气氛很自然地就聊到了自己的人生、境遇、焦虑。

和曾经的同窗在一起,没有升职、跳槽、买房、养育后代…一切都是简单自然。

他的同学盲盒系列,让很多人都想到了自己。

高考过去了这么久,曾经的同学和现在的自己,是否都过上了想要的生活呢?

有人说,高考就是我们这代人的精神疾病。

有些人真的被那一次的结果困住,很难走出过去的阴影;

但是也有人,在迷茫地摸索中学会了,向前看。

高考确实是可以改变我们人生的经历,但也不是掌控我们一生的筹码。

网络放大了我们对财富和成功的认知,以为似乎人人垫垫脚尖就能够到镶着金边的人生。

可是生活中还有生活在小城市里过着简单生活的普通人,自洽、认真地过着自己的每一天。

或许只有在长大之后才会意识到:我们无法做世界的主角,只能当自己人生的主角。这个认知过程,也是一个和自己和解、自洽的过程。

就像阿舒,她总是盯着眼前的那片海,却没想过要征服和跨越。

或许坐在岸边看着潮起潮落,也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