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扒下西方底裤的美国记者,死了

2020-09-30 11:18     中国日报网

几天前,有一个俄裔美国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Andre Vltchek)在土耳其离奇死亡。根据土耳其媒体报道,当地时间22日凌晨,现年57岁的弗尔切克与妻子乘坐出租车抵达伊斯坦布尔预定的酒店门前,下车时,妻子就发现弗尔切克已在出租车内死亡。

图片

目前,尸体已经被送到土耳其法医机构,虽然检查结果还没出,但警方认为,弗尔切克是“非自然死亡”,死亡原因非常可疑。有不少人甚至怀疑,弗尔切克的死,和美国CIA有关系。因为最近几个月,在西方媒体疯狂攻击中国香港和新疆的政策时,弗尔切克是少有的敢说实话的记者,他直言西方媒体对新疆的攻击就是有计划的假新闻。

而且,弗尔切克虽然是一个美国记者,但这么些年,他一直在猛烈地抨击美国的所作所为。他生前走访过世界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认为,这个世界数十年来的灾难,大多数都是西方国家造成的,在西方国家的管理下,这个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而中国,是打破这一切的唯一希望。

1

弗尔切克是前苏联人,但他年轻,和大多数人一样,一度对西方媒体构建出来的世界有着盲目的崇拜。弗尔切克1962年出生于列宁格勒,他的母亲是中俄混血,父亲则是一名捷克裔科学家。弗尔切克3岁的时候,全家从列宁格勒移居到捷克一个叫比尔森的工业城市。

青少年时期,宣扬西方文明的思想在比尔森无处不在,无论是在广播里,还是电视节目中,都充斥着大量西方节目和西方媒体的影子。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弗尔切克和不少东欧的孩子一样,主动或者被动地开始接受西方文明的“洗礼”,收听VOA,BBC,自由欧洲电台等一系列西方媒体的宣传报道,并对这些报道内容深信不疑。

那段时间,弗尔切克被西方这些宣传机器彻底“洗脑”,对于那些被西方媒体歪曲的各种政治事件,弗尔切克也选择无条件相信。比如西方国家对1968年“布拉格之春”的各种歪曲解读,以及在苏联阿富汗战争的报道中对苏联的过度丑化,导致弗尔切克在青少年时期一度认为自己的祖国苏联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国家。

正因为接受西方思想很深,成年之后,弗尔切克就义无反顾移民到了美国,拿到了美国国籍,如愿以偿成为了美国人。

阅读下一篇

美国政府说漏了嘴:承认对香港暴徒提供支持

【文/观察者网 鞠峰】美国全球媒体署(USAGM)主管反华媒体美国之音(VOA)等国家喉舌,该署今年新任CEO迈克尔帕克(Michael Pack)由总统特朗普提拔。此人上任后发动人事清洗,将两党都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