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伦下禁令,民众党民调下滑,要员接连退党,柯文哲服软求合作

2023-11-29 14:00     今日头条

国民党和民众党之间,戏演到了最后一刻,终究吃不到一个碗里,分道扬镳。

如果蓝白合,有较大机会下架民进党或者政党轮替,但国民党宁可不胜,也拒绝和柯文哲合作。不少朋友认为,是因为双方或跟郭台铭的三方之间,没有诚信,撕破脸皮,或者说国民党碍于面子,百年老店不能屈尊当副的而无法合作。

这些都有道理,但国民党宁可输掉也不合作,这就不是情绪、面子这些可以解释得通,一定跟民众党柯文哲之间有着无法弥合的根本性矛盾。

这个矛盾,国民党没有对外明说。

表面说辞是民调误差之类,国民党真正防范的是一旦民众党上来,不但要革民进党的命,未来有朝一日也非常可能要革国民党的命。

在蓝白破局之后,柯文哲说,民众党跟国民党整合的过程当中,战略思维是最大的不同,民众党的目标是政党轮替,所以想要赢过赖清德,但国民党的目标是力拼第二名,整并柯文哲,他觉得国民党战略目标蛮奇怪的。

他说,整合破局可以归咎于双方从一开始就有认知差异,国民党想的是反正蓝白合就会赢,可以高枕无忧,所以为了政党最大利益,想方设法当正的,没有第二选项。

这段话非常重要,他说国民党目标蛮奇怪的,是因为国民党目标是拼第二名,而不是第一名。但第二名等于落败,没有实现政党轮替,没有实现目标,等于白拼,没有意义。

对于国民党来说,如果能凭借一己之力拼下选举,是上策和最高目标。

中策或第二目标是什么,是蓝白合作,联合执政?还是宁可让民进党创历史,连续三届执政,也要拒绝跟民众党合作?

朱立伦和侯友宜等人没有说透的就是后者,也就是不会允许柯文哲这种"蓝绿二元格局"的终结者入局。

对国民党而言,输了2024,大不了再等四年,等东山再起。而让柯文哲上台,不管是联合执政当正当副,或是他单独扯起一面大旗,对蓝绿都后患无穷。

柯文哲作为一个革命者,民众党作为一股"清流"出现在蓝绿面前,是更理想化的对手。

他公开的表述已经很清楚:岛内政治最大问题就是蓝绿对立,整个岛内陷入空转,而他自己的使命就是整合在野大联盟,打破蓝绿不理智的对抗、恶斗,重建合作,弥补分裂。

简单说,柯文哲要成为带领民众党改变台湾政治版图的那个人。

柯文哲曾经说过,他最讨厌三样东西:苍蝇、蚊子、国民党,但更痛恨民进党。

这句话浓缩了他眼中的蓝绿都是什么货色。

而为了实现政党轮替目标,民众党上策是单独执政,中策是蓝白合。从务实角度看,上策不现实。那就选中策,首先保证实现政党轮替,壮大民众党实力,借力蓝营的组织替民众党扩展政党票,建立属于自己的地方组织系统。

这么看来,国民党与民众党的上策、中策是不吻合的。

民众党上台后,首要目标是政党轮替,先下架民进党。国民党担心的是,民众党等有朝一日,羽翼丰满,翅膀硬了,会因为理念不和,跟国民党这个酱缸分道扬镳,甚至喊出"下架国民党"。

那些尝过权力滋味的大佬们怎么会允许有人来打破利益格局?在蓝白政党协商共识的第六点里,说的是国民党主责建设发展、民众党主责监督制衡。别小看这"监督制衡" 4个字,国民党连自己人都未必信得过,更不用说在权力使用过程中,请一个"外来和尚"在一旁监督制衡。

两害相权取其轻,宁可认怂蛰伏在野,让民进党再干4年,也要防患于未然,不能让民众党壮大,培养革命者、掘墓人!

也就是说,从目前看,赖清德是最大对手,而从长远看,柯文哲更需要重点提防。

在国民党的最深层算计里,就没有让民众党执政的选项,不管是单独执政还是联合执政。这解释了柯文哲所说的,国民党没有第二个选项。

老店的唯一选项,既不是国民党单独执政,因为这个不现实,也不是通过蓝白合实现下架民进党,而是防止民众党走到权力中心。这次,如果国民党通过蓝白合让民众党入局,无异于养虎为患,日后恐怕肠子都要悔青。台湾的政治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柯文哲觉得"蛮奇怪的国民党战略目标",其实就是导致蓝白破局的底层逻辑。

还未开始,就已夭折。

今日关注
更多
阅读下一篇

台湾民意觉醒,国民党机会来了,赖清德软肋被抓,和统可能性大增​

台湾地区民意觉醒,“蓝白合”破局后,中国国民党的支持度一路飙升到了第一,力压民进党,赖清德软肋被抓,“赖萧配”民调持续下滑,和统可能性大增。 在距离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