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航空机组人员“高空互殴”调查陷入僵局 当事机长:我单方面被打

2022-01-28 11:51     上游新闻

2021年2月20日,东海航空一架南通飞往西安的航班上,发生一起罕见的机组成员间高空斗殴,令这家航空公司遭遇了一场监管风暴,不仅日常运营受到严格限制,民航局更是派出了安全整顿督导组进驻东海航空,对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民营航空公司进行严厉整顿。

“高空斗殴”事件发生后,东海航空公司对当事双方迅速作出了处理,涉事机长与乘务员二人被终身停飞,并被移送属地警方立案侦查。

2022年1月25日,涉事航班当班机长张君(化名)向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表示,他并不认同民航局和东海航空对于该起事件的认定,自己与涉事乘务长二人并非相互殴打,“是自己单方面被打”,民航局与东海航空仓促作出处罚,“没有事实依据,对我进行了错误处理”。

民航局对东海航空以及张君等人作出严厉处罚后,属地的陕西警方便以张君涉嫌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将其传唤询问,并以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进行了立案调查。张君提供给记者的部分鉴定意见显示,涉事乘务长所受的手掌伤势“不符合被他人直接打击形成,不宜评定伤情”,案件调查一时陷入了僵局。

DZ6297航班上罕见的万米高空冲突后,不仅民航界刮起了一场空勤人员作风整顿风暴,在法律与行业规范上也开启了一场争论。

东海航空在“2·20”事件发生后,引入了至少8名外部高级管理人员。图片来源/民航资源网

万米高空上机长乘务员互殴

2021年3月6日,有网络自媒体发出一篇帖文,称2月20日东海航空DZ6297南通兴东—西安咸阳的航班上,机长与一男性乘务员发生争执,并在飞行过程中互相殴打,文章称“机长将乘务长手打骨折,乘务长把机长门牙敲掉半颗”,“二人打斗的时间发生在飞机落地前50分钟,严重影响了飞行安全”,“公司还压着,不让乘务报警”,帖文发出后随即引发舆论关注。

时隔近一年,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涉事机长张君对上游新闻记者讲述了他所经历的事件过程,针对网传的因上厕所引发矛盾的说法,他极力否认,“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按照相关飞行规定,在起飞以及落地等飞行关键阶段,驾驶机组都必须在驾驶舱内,所以机长与副驾按惯例都需要在飞机下降前使用卫生间等。相关调查认定,2月20日事发当天,张君与副驾都提出飞机下降前需要上厕所,但经过和乘务组沟通,乘务组表示前舱卫生间有乘客正在使用不能立即安排,二人表示理解,同时称时间紧急,请乘务长尽快安排相关事宜。

随后,DZ6297航班当班女性乘务长打铃进入驾驶舱,告知机组二人前舱卫生间已经可以使用, 且餐车已挡好并无外来人员。机长张君先行走出驾驶舱前往卫生间,但发现本该在前舱的三号女乘务员与后舱的二号男乘务员杨某“擅自调换了执勤位”,同时本应遮挡在头等舱与前服务舱通道口门帘内侧主通道的餐车,没有挡好通往客舱的通道,仍有前舱旅客进入卫生间。张君对记者说,发现这一情况后,他对男性乘务员杨某进行了批评,“他违反了相关的安保规定”。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东海航空根据民航局相关空防安全规章,在该公司客舱乘务员手册中明确制定了机组协作的相关规定,明确驾驶舱内人员出驾驶舱时,乘务员需在确认驾驶舱门区域无机组以外人员,前卫生间内无乘客后,使用餐车横向阻挡至头等舱与前服务间通道口的门帘内侧主通道上。

张君说,自己对乘务员杨某进行批评后,杨某与自己进行了争执,并表示“头等舱乘客有优先权,机长无权管理我们”。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张君将自己的行为描述为了自卫性质的“阻拦”,他说为了保证飞行安全,自己以机长的身份要求该乘务员返回后舱的工作岗位,但杨某没有理会这一要求,“杨某情绪激动,怕他闯驾驶舱,自己在阻拦他的推搡时,他突然大打出手。”

张君表示,杨某第一拳打在了自己鼻子上,紧接着一拳又打在了嘴上,之后就一拳接着一拳地打自己的脑袋。在自己被打倒在地板的情况下,对方仍未停手,继续进行殴打行为,直到张君将其推搡至头等舱,飞机上的乘客才将缠斗之中的二人拉开。

▲2021年3月18日,陕西警方以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对张君(化名)进行传唤。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DZ6297航班落地后,张君向东海航空多个部门报告了此事,还有后续回程航班任务的张君得到指示,放弃后续航班任务,自己想办法返回公司总部深圳。

张君提供的病历显示,2021年2月22日,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颌面外科将其伤情诊断为“牙釉质折断,牙震荡,面部挫伤,下唇创伤性溃疡”,在耳鼻喉科门诊的诊断显示“鼻骨CT示鼻骨未见异常,左侧软组织稍肿胀”,初步诊断为“鼻外伤”。

采访中,张君向上游新闻记者提供了陕西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就DZ6297航班冲突纠纷作出的部分信息经过隐藏处理的鉴定意见通知书。警方文书显示,陕西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聘请有关人员对张某和杨某在2021年2月20日在DZ6297航班上发生冲突形成的伤情进行了人体损伤程度和致伤方式推断鉴定,“被鉴定人杨某的右手第一掌骨基底部粉碎性骨折的成伤机制符合掌骨头处遭受沿掌骨长轴方向的钝性外力作用所致,不符合被他人直接打击形成,不宜评定伤情”。张君拒绝向记者提供完整鉴定意见文书。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