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宇:“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工人又穷又土,而不是美国那样开大轿车的金发帅哥?”——穷国变成富国的难题(上(3)

2022-01-22 09:00     观察者网

就好像你问一户有钱人家的佣人为什么比穷人家的当家人都有钱,为什么一个发达城市里打工的都比穷山沟里自家有房有地的农民有钱……这真的是问题吗?

所以漫画里玛法达一开始会说苏珊娜这个问题太蠢了。

但是这个问题其实有两个部分可以再问下去: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国家穷一个国家富;另外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穷国的工人就一定会穷,富国的工人就一定会富。

富国的工资高在哪里?

我们先试着讨论后一个问题:同样都是当社畜,为什么发达国家的社畜就吃香喝辣,发展中国家的就内卷吃土?

虽然发达国家的社畜也是被压榨的对象,跟资本家比起来远谈不上富裕,但我们今天只考虑一国社畜挣得比另一国社畜多这个相对问题,而暂时不考虑全世界社畜都被压榨这个绝对问题。

如果用最简单的主流经济学原理来解答,那就是发达国家富裕,资本多,劳动力少,而发展中国家资本少,劳动力多。在这种供求关系下,发达国家劳动力相对资本就是稀缺的,劳动力就可以享受更高的价格,也就是得到更多的工资。

当然,就是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角度,也会有类似的结论。一方面,工资本质上是劳动力再生产的价格,也就是一个人生活和教育的成本,发达国家这方面的成本更高,自然工资也就更高,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反之亦然。

另一方面,发达国家既然资本过剩,资本家为了扩大生产规模,必然会相应地提高工人的待遇以吸引劳动力。如果剥削工人的总量高了,那么稍微降低一点剥削率,也不妨碍其整体资本的增长。(严格来说,马克思主义的“资本”,和主流经济学的“资本”不是一回事,但方便起见这里也就不做区分了。)

别说美国了,你就想想咱们国内外卖业刚兴起,资本大量烧钱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一段外卖员轻松月入过万的好日子?

我们暂且不谈发达国家资本的原始积累从何而来,而是将其当成一个既定前提。那么在一个资本富裕的发达国家,工人的待遇是肯定更好的,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给自己铸的金锁链”就可以稍微放松一些。

但是有个小问题:如果工资提高,不应该带来更高的成本,进而提高产品售价,反而影响其产品的竞争力,甚至带来通货膨胀吗?

对于这个问题,马克思其实有个非常简单的反问:如果资本家能够以工资为理由任意地提高价格,那么他们为什么不早就这么做呢?

如果从主流经济学的角度看,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价格应当等于边际成本,即每多生产一个单位的商品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如果工资不是计件的,那么上涨的工资并不在边际成本之中。

而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看,一个商品的价值是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也不是由单独的资本家决定的。而如果整个社会上工人的工作效率没有变,所消耗的原料和工具也没有变,那么商品价值也就不会变。即便有资本家想涨价,自然有资本家愿意以原价卖货来收获市场。此时提高工人的工资,资本家也不敢通过涨价来转移成本,只能把一些剩余价值从资本家的口袋里转移给工人。

阅读下一篇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沉痛宣布: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达到100万例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美国三大广播公司之一的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内部统计数据,通报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突破100万例,“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