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宇:“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工人又穷又土,而不是美国那样开大轿车的金发帅哥?”——穷国变成富国的难题(上

2022-01-22 09:00     观察者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德宇】

“为什么这个国家的工人都是又土又穷的一群?”

阿根廷著名漫画家季诺曾经画过一套著名漫画,名为《玛法达的世界:娃娃看天下》,虽然看着像是儿童漫画,但实际上是政治讽刺漫画,反映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阿根廷社会的很多状况。

虽然是阿根廷的故事,但我看这套漫画的时候没觉得有啥违和感,毕竟发展中国家的故事其实很多都是共通的。

其中有一段,放到现在的中国也不违和:

这里,小姑娘苏珊娜(人设是热爱时尚、爱慕虚荣、崇洋媚外、整天嫌弃女主角玛法达只知道关心世界大事没有女人味,梦想是找个有钱外国人结婚当富家太太),给了其他小朋友一个灵魂质问:

“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工人又穷又土,而不是美国工人那样开着大轿车的金发帅哥?”

你看,这个问题放到今天的中国,是不是一样适用?

漫画家季诺显然没有给出答案,如果他能给出来的话,他就该去领诺贝尔经济学奖与和平奖了。

也不单是阿根廷人会有这样的疑问,就是当初强大的苏联,其普通工人也会疑惑,怎么美国同行们好像总是一副物质丰富吃穿不愁的样子。

当然,我们还是得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我们要注意到,在漫画里,苏珊娜所说的美国工人,一直都是“黄头发”的,也就是传统的美国白人蓝领。

但美国的劳动者可不止这些开着大轿车住着大房子的白人,还有大量生活在贫民窟的黑人和移民,干最多的活挨最毒的打。当尼克松在著名的厨房辩论中,向赫鲁晓夫展示工人家庭当时看来很先进的冰箱洗碗机时,可是没有把这些人算进去的。

也就是说,当你去比较一个普通的阿根廷工人,和一个美国白人工人的时候,这个比较本身就是有些错位,实际上是在拿阿根廷的底层人群去比较美国的中产。

直到今天,虽然这种族群分化稍有缓解,但美国以及大部分发达国家在劳动者待遇上仍然存在着内外差别。本国和主流族群的劳动者可以享受着相对高的福利和相对体面的工作,其代价是总要有另一批移民和少数族裔任劳任怨。即便是富裕先进如北欧,移民在贫困、失业和教育上的问题仍然远高于本土民众。

阅读下一篇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沉痛宣布: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达到100万例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美国三大广播公司之一的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内部统计数据,通报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突破100万例,“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