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国氢弹之父”,他的名字曾绝密28年,他叫于敏(2)

2022-01-17 13:35     果壳网

原子核之间发生反应的概率,在物理学中用“截面”表示。国外曾报道了一个新的截面数据,这个数据十分理想,高得令人惊讶——如果这是真的,对研制氢弹将是个好消息。问题是:这是真的吗?要验证,还是得花钱花时间。

于敏通过计算,否定了这个数据:“无论何人也达不到这么个截面,而且任何其他反应截面都达不到这个结果。我们根本没必要用那么多人力、物力和时间去重复这个实验。”后来的外刊报道,国外有人重复了那个实验,证明原来的数据是错的。

我国氢弹制造避开了一条弯路。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之后,国家明确提出了加快氢弹研制的要求。于敏所在的原子能所氢弹预研小组的30多个人调入核武器研究员理论部,与主战场汇合,集中力量攻克氢弹原理。

于敏被任命为理论部副主任。主任是邓稼先,此外还有七名副主任,合称理论部“八大主任”。于敏是其中唯一一位没有出过国的。

年轻时的于敏

于敏曾收到过一个标签“国产土专家一号”。1955年,朝永振一郎(后来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访问近代物理学研究所,对参与接待的于敏印象深刻,回国后发表文章,称于敏是中国的“国产土专家一号”。于敏觉得,自己是我国自己培养的专家,这是事实,但这个“土”并不好,有局限性,科学研究需要广泛的学术交流,需要各种思想的碰撞。

对于“标签”,于敏有很多推脱记录:

于敏喜欢背诵前后《出师表》,客厅里也挂着一幅“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有人称他是诸葛亮式的人物,于敏的回复是:“我只是萤火之光,怎能与皓月争辉。”

电视剧中,于敏将“背诵《后出师表》”纳入了小组招新的考题丨电视剧《功勋》截图

对于“中国氢弹之父”,于敏说:“这样提不符合科学,我一直不赞成。”“氢弹研制是集科学、技术、工程于一体的大科学系统,需要多种学科、多方面的力量才能成功,我只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氢弹总不能有好多个‘父亲’吧。”

理论部的集中攻克过程并不顺利,几个小组提出的模型陆续被证明不可行。

当时我国有两台最好的计算机,都是每秒运算5万次,一台在北京 ,一台在上海。

理论部决定兵分2组:一组留在北京继续探索突破氢弹,另一组,由于敏率领 13 研究室部分研究人员到上海,用华东计算技术研究所的J501 计算机完成加强型核航弹的优化设计。

1965年9月27日,于敏率队抵达上海,这段出差,后来被称为“百日会战”。

阅读下一篇

华为酝酿大招,要和索尼三星硬碰硬

如今我们在选购电视时已经不再局限于那些传统老家电,手机厂商以及部分互联网厂商的加入让这个原本有些沉寂的市场带来了新鲜的血液。而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便是华为,其以不错的品质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