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插队38岁留学,51岁当总裁,61岁患癌:70岁总裁奶奶还没想好何时退休

2021-12-08 14:05     自拍

我是刘明明,目前在一家跨国公司做高管,我已经70岁了。时代的流变和自我的选择让这70年时光虽不安稳,但却丰盈富足。

上山下乡、从商、自费出国留学、找工作,从一个翻译做到跨国公司亚洲区总裁,我从未放慢步伐。现在回头看,很多人说我的经历惊人,其实都是我一步一步,用脚丈量出来的长度和厚度。

1951年,我出生在北京,团中央机关大院里。父母都是团中央的青年干部,我母亲在《中国青年报》,我父亲在中央团校。我是我们家老大,有个比我小两岁的妹妹,和一个比我小九岁的弟弟。

虽然父母都属于高级知识分子,但生完我的时候两个人还年轻,工作又忙,管我比较少。他们把我放在机关大院的全托幼儿园里,只有周末才接我回家。有的时候抽不出空来,还让别的孩子家长顺带把我接回去。

我,16岁插队,38岁留学,51岁当总裁,61岁患癌,70岁了还在工作

上世纪50年代,周末父亲从幼儿园把我接回家,在机关大院的后花园给我拍的。

我从小就个子高,也算比较淘气的,净跟着男孩子们一块儿,爬上爬下,带头在机关大院的果树园子里爬树、偷摘扁桃。

我爸最开始在团校做哲学教研室主任,后来当副校长,年终总有大家给他提意见的环节,提给他的19条意见里,有17条都跟我有关,全是我淘气的事儿,带着大院里的孩子到处闯祸。我爸听到后,一回来,我就挨顿揍。

家里三个孩子,我爸最喜欢我,对我也最严厉。幼儿园的老师也跟我爸反馈说,你这女儿,挺标新立异的,意思是鬼点子多。

我,16岁插队,38岁留学,51岁当总裁,61岁患癌,70岁了还在工作

上世纪50年代,周末父亲把我从幼儿园接回来,在大院里抱着我拍的合照。

女孩子们都爱打扮的时候,我什么也不懂,稍微知道点时,就拿着铅笔画眉毛,也是挺难看的。小学到初中,女孩都穿裙子。我从来不穿裙子,穿个短裤背心,一到夏天放暑假,就去院子里的游泳池游泳。一个夏天下来,同学们一见我,都说,刘明明怎么是黑的?只有露出个牙是白的。

我不是乖乖女,性格活泼好动。有时候母亲带着我上街,有人看到我说,你这女儿怎么不送去学学跳舞,个子高,腿又长。我父母肯定是不愿意的。小学五年级,部队的舞蹈学校上我们学校来挑人,让学生们在操场上做操,看看哪个学生体形合适,结果把我挑上了。全校被选中的就我和另一个男孩,一男一女。

第一轮考试我通过了,回家后父母就知道了,那个时代对文艺的看法和现在不一样,总觉得女孩子专门学唱歌跳舞不正经,不同意我去。后来第二轮考试,我是自己偷偷去的。

我就是这么个特点,没什么顾虑,只要你叫我,我就敢去做。还有就是叛逆,就像考舞蹈学校,也不是说我对舞蹈多么热爱,只不过是觉得好奇,况且家长不让去,我非要去试一试,越不让做的事,越想去做做看,也没什么害怕和担心的。

本来挑选的是民族舞的考生,考官说我的腿偏长,让我试试芭蕾,我从小就没学过这些一板一眼的,像个野孩子似的,哪里会芭蕾,硬着头皮走了两步,没考上。虽然没考上芭蕾组,舞蹈学校还是派人上我们家去了,说我岁数小,还能培养,又看看我父母的身材胖瘦做参考,就这样,我们家还是坚决不同意。

我,16岁插队,38岁留学,51岁当总裁,61岁患癌,70岁了还在工作

1965年刚上初中时,我和妹妹的合照(左边是我,右边是我妹妹)。

搞文体活动我擅长,跳高、跳远、打篮球、乒乓球、参加体操队,哪样都还行,但学习很一般。上小学、初中时,家里妹妹当上中队长,弟弟当大队长,唯独我,什么“长”都不是,最后老师推荐我当小队长,为什么?因为发现我擅长体育,是个“孩子头”,男孩女孩都愿意跟我玩。

1966年,我刚上初二,十年动荡期就开始了。我报名去内蒙插队,那一年我16岁。走之前,我去看了我爸一趟,他当时在北京郊区的农场里干活,我跟他说,我要上内蒙了,他眼圈就红了。我从来没见过我爸哭,这是第一次。他只说了一句话:去那儿一定要小心点。等分开后,我心里特别难受,实在是憋不住了,坐在路旁的农田里,嚎啕大哭一顿。

到了内蒙,我们九个女生在一个集体户里,绝大部分是高干子弟,一个女生去了就开始哭,看她一哭,剩下的全哭了,唯独我没有。我到了农村,觉得一切都新鲜,让我干活就下地干活,做什么我都适应得挺快。

我,16岁插队,38岁留学,51岁当总裁,61岁患癌,70岁了还在工作

1972年,在突泉县工作组时的合影(第一排右二是我)。

我身体壮实,地里的活,不仅学得快还干得好,有时候男劳力不够了,也把我叫去。有一次干完活洗手,我一撸袖子,妇女队长看到了说,你胳膊这么细啊?那你怎么会这么能干?我说,我会使巧劲。

后来当地人都发现我还挺灵的,当地农民也比较喜欢我。大家晚上回去后在屋里聊聊天,我就跑去关系好的农民家里,看她踩缝纫机,我也跟着学。学会了缝纫机,我就会自己剪裁了,这就学会了做衣服。

干活我都拿一等工分,在集体户里属我工分最高,后来被选为妇女队长。骑马、赶车我也都会。到了18岁,就从一群知青里选中了我入党。

我,16岁插队,38岁留学,51岁当总裁,61岁患癌,70岁了还在工作

插队的第三年,我去公社开会时,坐在河边看看书。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