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自家3人用母亲手表当嫖资:没想杀妹妹但她总哭

2021-11-29 04:06     长安剑

“我没想杀她的,我让她别喊,但她一直哭一直哭……”

三人死亡,一人失踪,一个家庭几乎灭门。

1999年,海南乐东一家四口,父母被刀具砍死,年仅16岁的女儿被电线勒死,27岁的儿子阿明不知所踪。凶手是谁?动机是什么?不见踪影的儿子去哪里了?

这一查,就是22年。

直到2021年,一个与阿明信息高度吻合的嫌疑人线索进入民警的调查范围,可他却叫陈某强。他说自己是广东人,却不怎么会说广东话。

2021年7月初,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公安局拘留所内,面对警方的询问,“陈某强”始终保持沉默,直到警察提到了他同母异父的妹妹阿香……

“他说没有钱,就拿了这块手表给我抵了嫖资”

越往屋内走,恶臭味愈发浓烈。

1999年5月30日,海南乐东黎族自治县乐光农场职工阿峰收拾好东西,准备带孩子提前过儿童节。路过邻居家时,他突然想到,这一户人家说是去看病,大概一星期都没见人出入了。

阿峰有些纳闷,准备去问问病人的情况,在门口突然闻到一阵阵恶臭。

“咚咚咚......”觉察出不对劲的阿峰猛烈地拍门,但无人应答。情急之下,他踹开门进入屋内,门边一把带血的砍刀让他有些不安。

主卧床上铺盖着的被子上血迹斑斑,掀开被子,邻居家的男女主人和女儿齐齐地躺在血泊之中,尸体早已发臭,儿子不知所踪。手脚发软的阿峰立即报了警。

经现场勘查,现场3具尸体,2具大人尸体致命伤在脖颈,1具未成年人尸体不是被利刃所杀,脖颈处有被绳索勒过的痕迹,身体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此外,现场卧室的柜子有被翻过的痕迹,女主人经常戴的手表也不翼而飞。

“阿明啊,家里出什么事了?”

“阿峰叔,没事没事,我母亲生病去三亚了,家里很乱,你们不用担心。”阿明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没有异样。提到跟自己对话的人时,阿峰很笃定:“就是阿明那孩子,我看着他长大的,错不了。”

 

阿明不得父母宠爱,甚至经常被打骂和言语侮辱。提到阿明一家时,邻居们的说法基本一致。

邻居们的这些话让民警心头一紧,失踪的阿明有重大嫌疑。

“他说没有钱,就拿这块手表给我抵了嫖资。”民警分多路循线追踪发现,在案发现场不翼而飞的手表竟然出现在海口一个娱乐场所失足女的手上。

根据女子描述,前段时间确实接待过一个乐东男人,手表也是从这个男子手里拿来的,但之后再也没见过他。

线索再一次中断,在茫茫人海中找阿明,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阿明与外界的接触比较少,社会关系中除了在广东的生父,其他人全部被杀。民警联系了广东警方,希望能从阿明生父处得到阿明的行踪,但其生父称,儿子从来没有来找过他。

阿明,就像消失了一样。

“他说自己是广东人,但却不会说广东话”

“你还记得阿香吗?”

抓捕时,民警特意用海南话和陈某强对话。乡音难忘,果不其然,陈某强忍不住说了出来。

根据陈某强的身份信息显示,其在2001年和2003年分别因收购赃物和抢劫罪在广东汕头被判过刑,2014年才出狱。

时隔22年,阿明已经从27岁的年轻小伙变成了49岁的中年男子,外表有了很大的改变,当年一起服刑的狱友们是否还辨认得出?

由于已出狱的服刑人员分布在全国各地,专案组兵分多路,对当年与陈某强一起服过刑的人进行走访。

“他说自己是广东人,但却不怎么会说广东话,如果多问几句,他就干脆保持沉默。”终于,专案组民警在向几名广东籍刑满释放人员了解情况时捕获了一个重要信息。

那么,陈某强会是失踪多年的阿明吗?

22年来,阿明除了在监狱服刑外,在广东一直是漂泊无依的状态,过着流浪汉般的生活,对生活早已失去了信心,对亲情也没有指望。

在民警提到其被杀的父母时,他一直保持沉默。但是当民警提到了他的妹妹阿香时,阿明终于松口,开始哭诉继父和母亲对自己多年的打骂。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