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自杀问卷”被叫停 家长在担心什么?(2)

2021-11-25 06:06     中国新闻周刊

“Beck自杀意念量表 (SSI)”由美国心理学家阿伦·特姆金·贝克(A.T.Beck)编制。论文《Beck自杀意念量表中文版在大学学生中应用的信效度》指出,Beck 等人在制定量表时,其调查对象为精神科的门诊和住院患者。随着时间推移,量表的应用范围逐渐扩展至普通人群。 

“问卷里涉及很多自杀方式,这不是很合适。”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医师黄满丽认为,无须在心理健康普查开始时就设置一些与“自杀”等消极情绪相关的问题。上海金山区某校心理老师范欢欢表示,该问卷以小学生为目标群体是错误的,且问卷目的性过强,“这是调查一个人自杀意愿有多高,用什么方式去自杀,然后什么时候去自杀等问题的”。

根据上海市长宁区教育局19日上午的情况通报,长宁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中心为该问卷内容审核方之一。该机构一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解释说,此次心理问卷测评不是在全区进行的,而是针对部分学校进行的“试点”。“此前我们有这方面的基础,在慢慢推进。”此项心理问卷测评工作,目的在于建立学生的心理健康档案,“是为了保障青少年们的心理健康,早发现早预防” 。

在北京大儒心理咨询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临床心理学博士、精神科医师徐凯文看来,问卷内容并不至于产生诱导学生自杀的作用。“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或者以往的经验证明,任何一个人因为接受了含有自杀问题的心理测评而去实施自杀行为的。”徐凯文表示自杀行为是具有某种传染性,但本身有自杀想法的人,才会被传染,从而引发自杀行为,“所以我不认为这里面会有大家担心的这方面危险。”

但填写问卷未经家长知情同意,这是引发家长强烈不满的另一原因。受访的几位家长均表示是在网络舆论发酵后,通过询问孩子、其他家长和班主任才得知此事。“震惊愤怒!”一位家长向《中国新闻周刊》表达自己听说此事时的心情,“太可怕了,怎么会有这种事。”上海天一小学一名学生家长在看到新闻后才得知,自家孩子已经做过三次类似内容的问卷,每年一次,问题大致相同,均询问了关于抑郁和自杀的问题。但家长此前均不知情。

征得受测对象的知情同意是一个基本的职业伦理,徐凯文认为未成年人更为特殊,不仅需要得到受测学生的同意,还必须得到其监护人的同意,“他要知道他在接受一个什么样的测评,这个测评为什么要做,做了对他有什么好处,以及有可能有什么坏处”。

此外,家长们还对该问卷负面消极的语句描述,线上问卷的呈现方式,答案有效性、问卷隐私性等问题表示质疑,并对问卷制作前期工作及后续跟进工作提出建议。

面对家长投诉与此事引发的社会争议,校方与长宁区教育局陆续做出回应。上述学生家长表示,11月18日下午,班主任致电每位家长,表示打电话是学校的要求,“确实做了,道歉,以后会注意。好像就这么三句话。”

目前,家长们希望把问卷对孩子们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有家长表示,“我不是专业人士,我不知道如何能做到。”对此,前述长宁区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在此事件发生后,已经通知全区域的班主任,一对一打电话,跟所有做过问卷的学生进行安抚;其次,为应对学生心理疏导问题,开通了24小时热线服务电话。后续还会通过跟专业医院合作,进校宣传等活动,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