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自杀问卷”被叫停 家长在担心什么?(5)

2021-11-25 06:06     中国新闻周刊

待遇水平低、没有正式编制、无法专心本职工作、工作压力大等问题困扰着绝大多数心理老师。“我到现在还没编制,我也很想用自己的心理学知识帮助学生,但有时候想想自己的待遇,就挺难过的。”李双认为心理老师的边缘处境一方面源于学校对心理学科的不重视,另一方面为工作业绩没有量化的考核标准,“评价一个语文老师优不优秀,就是看他的成绩;评价一个班主任优不优秀,就是看他们班的成绩。那怎么去评价一个心理老师优不优秀呢?是很难的。” 

2021年全国两会,全国政协委员翟美卿提案建议,要给予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事业编制,落实福利待遇,完善任职资格以及职称评聘、晋升等系统性政策,以稳定心理健康教育教师队伍。其次,要健全监督管理机制,落实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的周课时量,将心理健康教育讲座及其相关工作计入教学工作量。2021年7月12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学生心理健康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要求每所中小学至少要配备1名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 

徐凯文建议,除了要加强对心理老师的培训,也需对班主任、任课老师进行培训,“不需要把他们培训成心理专家,但是要掌握一些基本的心理的常识,要能够识别学生可能出现危险的情况。”

深圳某高中班主任王锋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与患有情绪障碍的学生相处。此前有一位患有抑郁症的学生,会要求老师在上课时间带她去公园散步,带她去买零食,王锋出于害怕担责的考虑,答应了这些要求,这也给他造成了很多困扰。

对家长的教育和培训也迫在眉睫。上海金山区某校心理老师范欢欢发现,“现在家长的病耻感其实很重,他宁愿说这个小孩子是叛逆,是学业压力太重,不会说这个小孩子是心理状况不好,他很难去开口说这个东西。”范欢欢会对家长进行知识科普,告诉家长孩子哪些状况可能属于抑郁症的前兆,是否有抑郁症风险,她提倡家长更多介入,减少病耻感,提升接受度,帮助孩子更好的去就医、恢复。 

“心理工作不是心理老师个人的事情,只有所有人都引起重视的时候,才能把它做好。”李双说。

(文中李双、范欢欢、王锋为化名)

阅读下一篇

情侣吵架跳河 女子踩男友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标题:情侣吵架跳河,女子踩男友身体上岸后,将男友留在淤泥中独自离开 床头吵架床尾和。 情侣在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