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斯潘:美国债务上限危机本质上是一场宪法危机(3)

2021-10-16 09:00     观察者网

如今,没有任何经济或金融障碍阻挠美国进一步借款,有的只是政治和法律障碍,这或许可以让人松一口气,但这也说明美国越来越有能力自己对自己施加经济伤害。反复无常的外交政策、国家无力应对新冠疫情以及数不胜数持续不断的民权危机已经严重玷污了美国的声誉。如果在12月初出现款项拖欠支付,即使后来出台补救措施,也会进一步损害美国的信誉。恢复美国的信誉将变得非常困难。不幸的是,现在做出政治姿态和以我划线的吸引力又一次变得与1789年时一样大——或者说,由于媒体生态系统和注意力经济的大肆扩张,这种吸引力甚至可能变得更大。

卡尔•马克思认为,革命必须借用未来的诗句,因为革命会带来一个从未出现过的世界。说来奇怪,钱的价值也来自于未来——来自于你在借用了明天、下个月、明年的钱后能够做什么。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说货币是价值储藏载体以及长期恶性通货膨胀为何会如此可怕。无论钱的物理形式是什么(硬币、纸张、金属块、计算机代码或贝壳),它只有在被别人接受的情况下才有价值。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愿意接受美元,美国国库券(就像以前的自由公债)仍被认为是全世界最安全的投资。如果美国真的违约,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发生永久性变化。

货币和货币体系总是在发生变化,即使做出变化的理由是为了一劳永逸地创造稳定。1900年美国采用金本位制并没有阻止1907年的危机发生,创建美联储也没有阻止银行在大萧条时期倒闭,被称为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战后国际货币体系协定(美元以黄金定价,其他货币与美元挂钩)也无法承受全球化和1945年后全球经济空前增长带来的压力。

与政治制度一样,货币制度也在不断发展;货币的价值,与民主一样,也处于不断建设中。但民主至少具有一项自负的本钱(人民选举领导人是为了让他们以人民的名义来为民众谋取福利),这就是它允许情况可能出现变化。在同意延长债务上限的同时,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也已做好准备去引发另一场宪法危机并对国家的现实运作造成更多的破坏。但有一个更好的方案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一劳永逸地取消债务上限。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大西洋月刊》)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