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贝卡·斯潘:美国债务上限危机本质上是一场宪法危机

2021-10-16 09:00     观察者网

【文/丽贝卡·斯潘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至少就目前而言,美国参议院已经避免了联邦债务上限危机发生。参议院的一些共和党人已勉强同意帮助民主党人将债务上限延期到12月。围绕这一问题展开的对抗在美国国会反复上演,而且几乎可以肯定这种对抗会在寥寥数周后再次上演,正如许多其他评论员指出的那样,这种对抗荒唐透顶。如果你正处于人生的黄金时期,有一份稳定的好工作,你需要钱来让你漂亮的老房子变得安全舒适,你会不会去贷款?尤其是此时你还发现贷款人正急于以0%左右的利息借钱给你?

美国不是这样的一个房主,但它完全有能力去借钱。国会设定的债务上限如果不能提高就等于美国不会兑现自己已经作出的还款承诺。这场完全没必要出现的破产危机就会永远若隐若现,出现这样的危机不是因为这个国家无力支付账单,而是因为这个国家有太多有权势的人不让它去付账。在过去,类似的错误已引发了大灾难。

耶伦声称延长债务上限问题可能引发美国政治危机

作为一名研究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学家,我不禁联想到了1780年代末的法国,那时的法国正是因为国家即将破产才陷入了危机。就“经济基础”而言,革命前的法国状况良好:它拥有欧洲最多的人口,还有繁荣的农业和制造业,其有效税率远低于英国。然而围绕着中央政府的规模和作用问题,法国人几十年来冲突不断,这就意味着有关预算赤字和国债问题的争论成了法国公共辩论的主题。多年来,法国王室一直积极向超级富豪征税;作为回应,很多与普通人不同,传统上并不缴纳人头税的贵族却谴责这种行为是暴政。声称代表全体法国人的一小部分特权精英阻止了所有向他们征税的计划,而且他们还借助公共舆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除了他们,还有谁会来捍卫法国全体国民的权利,防止不断扩张的“大政府”侵犯民众权利和贪得无厌?

我们可以这样说,众多诺曼贵族和巴黎行政官员就是当时的豪门:他们决心通过煽动草根阶层的民粹主义来维护自己的地位。

他们成功地把法国王室的财政危机归咎于王室的奢侈无度(即使到了今天,我们不还是认为法国的钱都用在为玛丽•安托瓦内特购买衣服和蛋糕上了吗?),这就使国家财政问题变成了一个道德问题,而非政治问题。像今天美国的许多批评家一样,那些批评中央集权君主制的人也在用一些看起来事关财政或预算的字眼去表达政治观点。这些自私自利的贵族原本并未打算发起革命。但通过阻挠必要的税收改革,他们挑起了一次政治摊牌,最终将1789年的夏天变成了一场空前严重的社会、文化和经济危机。 当然,18世纪的法国与21世纪的美国有无数不同之处。美国已经建立了一系列机制,包括建立联邦储备系统(译注:即美联储)和设置基本预算法案必须通过的规定,以稳定经济运行和保护政府正常运作。但只有在官员有意识地激活这些机制的情况下,它们才能发挥作用。

阅读下一篇

佛州州长:不愿打疫苗而下岗的警察可来“再就业”,还发5000刀

【文/观察者网 鞠峰】 因不愿接种疫苗而丢掉工作的美国警察有了新去处——佛罗里达州。 共和党籍的佛州州长罗纳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10月24日表示,他将签署一项法案,为不愿打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