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9.11”事件20周年,美国输在了文化上(7)

2021-09-10 08:00  观察者网

第二个阶段是2001年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之前,这个阶段美国在中东的主要任务是反恐。美国一方面发动了两场反恐战争,一方面加大中东民主改造,阿富汗要改造,伊拉克也要改造,这是美国国力受到影响的原因。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美国霸权呈现出衰落的迹象,奥巴马看得比较清楚,所以他上台以后就想从中东抽身,2009年就有了“阿巴新战略”。

奥巴马虽然向阿富汗增兵,但是他想尽快解决阿富汗问题,包括2011年从伊拉克撤军,就是想要结束这两场战争,但是都没有做到。2011年5月,美国完成了清除本拉登的任务,如果那时下决心真正离开中东可能相对好一些,但是美国走不了。2011年,美国大规模从伊拉克撤军,导致“伊斯兰国”的出现。

第三个阶段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到现在,这个阶段美国面临一个困境,美国真的想走但真的走不了。为什么走不了?中东大乱、“阿拉伯之春”爆发、“伊斯兰国”出现,伊朗核问题谈判艰难,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奥巴马还是特朗普,都要结束阿富汗战争和从伊拉克撤军。

目前阿富汗撤军完成了,今年年底还会从伊拉克撤军,现在美国还在推动伊核谈判。总的来说,美国的中东战略呈现收缩态势,这是美国加强印太战略的考虑。当然,美国能不能彻底从中东撤出,我始终认为美国想走,但走不掉,也不甘心走掉,也走不干净。

所以“9.11事件”应该放到冷战结束后这30年来看,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在中东地区确实经历了一个从权力顶峰到遭遇恐怖袭击的“9.11”事件,再到发动两场反恐战争和民主改造,最后遭遇失败的过程。

观察者网:您讲到我们要警惕美国的印太战略,您如何理解美国从中东撤手转移到印太?

刘中民:某种程度上,我觉得印太战略是包含中东的,从印度洋往西走,就是阿拉伯海和波斯湾,往西南走就到了非洲东海岸。美国的印太战略里不是没有对中东的安排,我们不应该对美国印太战略进行简单化的认识。

尽管美国这十年如此不堪,尤其是新冠疫情带来的致命冲击,但它的战略能力依然存在。美国现在搞伊核协议,推动沙特跟伊朗缓和关系,推动很多阿拉伯国家跟以色列缓和关系,都是用缓和外交来避免中东大乱,说美国完全放弃中东这是不可能的。

从地缘上来说,美国推行印太战略跟中东收缩不是截然对立的关系,美国仍然会保持中东的影响,因为中东从地缘上来说联系欧洲跟亚太,从文化上来说又是伊斯兰世界这一板块。

从文化层面讲,美国在伊斯兰世界是输在文化上,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美国终究是没有理解伊斯兰社会和伊斯兰文明,美国和西方与伊斯兰世界的对立在不断地加剧。

这不是说我们赞成文明的冲突,而是美国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做得不好,导致文明不断地走向冲突,也就是美国在伊斯兰世界的霸道做法,使文明冲突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而不是文明的冲突导致美国跟伊斯兰世界的对立。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