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中民:“9.11”事件20周年,美国输在了文化上(5)

2021-09-10 08:00     观察者网

刘中民:国际反恐的基本情况是美国主导的“9.11”事件以后的全球反恐战争。目前美国也不愿意再扛反恐的大旗,两场反恐战争让美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此,现在的国际反恐面临着比较大的困难,主要表现在反恐的功利化、政治化、阵营化。

反恐呈现功利化,很多国家是通过反恐去实现自身的政治目的。比如在打“伊斯兰国”的过程中,很多国家都着眼于自身利益。再如,美国反恐标准存在很大随意性,包括美国把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定性为恐怖组织。比如也门胡塞武装,特朗普下台的时候把它定性为恐怖组织,拜登上台就给摘帽了。这就反映出美国在反恐问题上是一个非常功利的态度。

另一个是反恐的政治化。政治化往往跟功利化联系在一起,比如在也门,沙特跟伊朗对胡塞武装的不同态度。沙特不断讲胡塞武装是恐怖组织,并对胡塞武装进行军事打击,而伊朗是支持胡塞武装,背后是两者在政治上对也门的争夺。下一步,阿富汗也有这个问题。究竟哪些是恐怖组织,哪些是哪个国家想打击的恐怖组织,这些都跟政治联系在一起。

特朗普下台前,将也门胡塞武装定性为恐怖组织。

反恐也面临着阵营化的情况,现在反恐都是组建自己的反恐阵营。比如打击“伊斯兰国”,美国、俄罗斯、伊朗、沙特有各自的联盟,出现了多个阵营。为什么最初的时候打不掉,因为谁也不认真打。反恐阵营甚至成为不同国家政治对抗的手段。

目前阿富汗的情况有几个层面,一个是阿富汗塔利班面临很多选择,但是综合来看,阿塔要有一个持续反恐的意识,最起码从主观上兑现对其他国家的承诺。

第二点就是地区合作组织的问题,现在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安全组织,还有上海合作组织应该更能发挥作用。从地区层面来说,既需要这些地区组织发挥作用,也需要地区国家在反恐问题上进行合作,尤其是刚才说的那些问题。比如在巴塔问题上,印度可能就不愿意打击,印度跟巴基斯坦在恐怖组织的认定上存在巨大差别,这恐怕是未来的一个困难。

现在我们看得更清楚的是,阿富汗面临印度跟巴基斯坦的争夺,未来可能面临沙特跟伊朗的争夺。阿富汗塔利班是一个逊尼派组织,过去实际上是反伊朗的,这些年跟伊朗关系有所改善。土耳其、沙特也是逊尼派,他们争夺的是泛伊斯兰世界的领导权、逊尼派世界的领导权。这些斗争都会折射到阿富汗的反恐斗争和反恐合作中。

阅读下一篇

德国总理称:为避免冲突升级,不会向乌克兰交付坦克

德国总理朔尔茨:为避免冲突升级,不会向乌克兰交付坦克 据俄罗斯卫星社莫斯科26日报道,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柏林不准备向基辅交付坦克,因为这会导致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紧张态势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