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李在镕假释“归来”:“财阀共和国”改革的又一次溃败?(3)

2021-08-13 17:52     澎湃新闻

今年1月,李在镕入狱后,《韩民族日报》曾在社论中写道,这是疾声要求改革财阀的“烛光市民”取得的成果,这也应成为消除财阀企业“经营权非法继承”和“皇帝经营”等积弊,加快改革的契机。的确,对财阀的压制确实曾有成效,以制止财阀扩张势力为竞选纲领的文在寅自上任起便向韩国财阀“开战”,而李在镕案也是他的标志性成果之一。

但这一裁决仅仅过去七个月便显得略微苍白,尽管此次司法部决定假释并非总统特赦,但“公正”这一主题再次引起了民众的哗然。

“反对释放李在镕,谴责文在寅政府。”据韩国《国际新闻》报道,韩国正义党青年分会领导人康民进于13日早上在首尔拘留所门口举牌抗议。她批判道,“烛光政府在财阀权力面前屈服,把约定变成了废纸。”韩国民间组织公民经济正义联盟也指出,认为“赦免权”才是总统的权力,与此次的“假释权”是两码事的想法“大错特错”,要求文在寅对此事表达明确立场。

“财阀共和国!”“三星共和国!”这一声声质疑背后,并非单单是对于假释是否为优待行为的讨论,其中既有在财阀快速扩张后所遗留的治理问题,又有韩国社会长期存在的深层矛盾作祟。更有政府在“财阀改革”背后的博弈,以及双方之间看似分离又略显紧密的关系。

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刘荣荣对澎湃新闻表示,韩国民众对财阀的态度很矛盾。一方面对财阀的特权不满,另一方面又不希望财阀倒下,很多年轻人渴望进入财阀企业工作。

“文在寅的改革,一直遭到在野党和保守媒体的反对,举步维艰。在目前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文在寅政府也不得不借助财阀的力量提振经济。韩国想在国际上提高国家地位,也需要财阀助力,难以做到对财阀伤筋动骨的改革。”刘荣荣认为,韩国财阀根深蒂固,与政治势力盘根错节,很难靠一届政府就发生改变。这种矛盾对于目前的韩国来说确实很难解。

略有改变的“财阀共和国”

三星掌握韩国的经济命脉,而此次假释背后的抗议也凸显了在几大财阀联合把持整个韩国经济命脉之下,韩国所面临的问题。但数十年过去,这一问题是否有改变,“财阀共和国”这一说法又应如何看待?

“若是说‘财阀共和国’,还是要看怎么去理解它,从经济、社会影响力的角度看,可以将它形容为‘财阀共和国’。” 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教授刘洪钟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韩国财阀规模巨大,每个财阀甚至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小社会’,对韩国社会与民众的影响可以说是无孔不入”。

更为关键的是,“在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以前,韩国财阀与政治、金融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往往是不透明的。那个时候政府、财阀和金融之间的关系常常被称为‘魔鬼三角’,这种关系下的韩国政治也被称为黑金政治。”刘洪钟说道,财阀与政府形成了战略性的风险伙伴关系,如果听政府的话,财阀就能够得到政府大量的低息贷款和其他优惠安排。在此情况下几乎所有的财阀都发展得非常快,‘章鱼腕式’的扩张使得财阀进入到了韩国几乎所有行业,进而大大挤压了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因此,从这个角度说,说韩国是‘财阀共和国’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从政府与财阀的关系角度来看,‘财阀共和国’这一说法恐怕不太确切。”刘洪钟告诉澎湃新闻,由于民众对财阀巨大的不满,谋求改变的声音自然响亮,东亚金融危机后,从前总统金大中到后来的卢武铉一直到现在的文在寅,韩国政府一直在努力从公司治理、银企关系、政企关系等多个方面进行改革,尽管很难撼动财阀数十年根深蒂固的地位,但政企关系的本质已悄然发生改变,总体看,相对来讲现在变得越来越透明。

刘洪钟指出,尽管财阀对韩国政治的影响力仍然很大,但现在的腐败案例和1997年之前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换句话说,当前韩国的政治竞选中虽然财阀依然介入很深,但像原来黑金政治的情况还是越来越少。企业现在的经营方式,不再像原来那样与政府息息相关,两者之间已经从以前紧密的风险伙伴关系变为正常的基于市场规则的政企关系。

“当然这次假释李在镕,除了财阀的影响力之外,我个人觉得其实可能还有国际经济竞争的深层次背景,现在国际竞争的一个核心领域是半导体,经过几十年持续的努力,三星已经在世界半导体行业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对于韩国的发展来说至关重要。如果李在镕一直无法在任,对于韩国的高科技行业可能会是沉重打击。”刘洪钟告诉澎湃新闻,从这个角度看,文在寅政府假释李在镕也是可以预见的事实。

阅读下一篇

大公司也顶不住!Facebook母公司Meta计划减少招聘数量

一直处于扩张节奏的Facebook母公司Meta,目前也在放缓招聘步伐,因为该公司营收增长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同时面临着苹果隐私改革和俄乌冲突等带来的持续的业务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