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去医院看病是终极孤独?好在有了职业陪诊师

2021-08-12 14:18     新华网

一个人去医院看病是终极孤独?好在有了职业陪诊师

王中原正在天津市一家医院门口扫码登记。记者白佳丽摄

"一个人去医院看病是几级孤独?"

网络上曾有一则关于"孤独分级"的热帖,其中"一个人看病""一个人做手术"是网友们眼中的"终极孤独"。

现实生活中,儿女在外工作的"空巢老人"、独自打拼的"单身青年",生病后却不得不面对这份"孤独"以及"孤独"之外的难题。

前段时间,一条关于职业陪诊师的视频走红网络,"陪诊师"这一职业逐渐走进大众视野。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决定追随天津市一对陪诊师夫妇的脚步,看看这个兴起的行业能否成为城镇化和老龄化之下,"孤独就诊"这个难题的解决方案。

最陌生的"亲人"

早上七点,王中原和妻子张敏匆匆吃完早饭,兵分两路前往两家不同的医院。

今天如往常一样,夫妻二人将陪伴在两位患者身边,帮助他们完成整个就医流程。而他们的孩子,则留给了家里的老人照顾。

王中原和张敏夫妻,都是职业陪诊师。

做陪诊师两个多月以来,王中原已经总结出了一些规律,比如接到最多的单是"孩子给父母下的单","下单的是年轻人,看病的却是老年人,老年人自然而然成为我们主要的服务对象。"

王中原今天陪诊的是73岁的王大爷,这之前,他已经陪王大爷打过4次针。走进王大爷住的老旧小区,走上单元楼敲门,静候王大爷收拾妥当,王中原搀扶着王大爷下楼。因为是"熟客",王中原和王大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阅读下一篇

美国黔驴技穷,荒唐重复制裁,中国对等回击:来而不往非礼也

在香港搞舆论长期发布煽动刊物的《立场新闻》终于被依法处理了,前高层现高层统统一网打尽。臭名昭著的加拿大籍艺人何韵诗,这个曾多次在乱港活动中狂妄叫嚣的乱港分子赫然在拘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