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霸,靠小黄车赚30亿,却欠1500万人押金,如今怎样了(3)

2021-07-25 12:46     搜狐网

北大学霸,靠小黄车赚30亿,却欠1500万人押金,如今怎样了

和自行车的不解之缘

刚考入北京大学时,戴威参加的第一个社团就是自行车社团,还和同学一起去凤凰岭进行拉练。最远的一次骑行,路途超过2000公里,从此他就爱上了自行车。

在大学里,为了用起来方便,戴威自己买了一辆自行车,用于在校内骑行。没想到骑了一段时间后,自行车竟然不翼而飞。

随后他又买了三辆,也丢了三辆。

一辆自行车的价格虽然不是很高,然而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接连丢了4辆,他还是感到很郁闷。

四年大学生活,在骑车的过程中,戴威也曾遇到过很多尴尬。

有时候,车被放到其它地方,自己一时忘记,而需要时却无法找到。或者前一天没有骑回来,早上起来想骑车时,发现楼下并没有自行车。即使自己拥有一辆自行车,也不能解决随时想骑车的需要,何况是没有自行车的同学呢?

戴威去支教时,每走十几公里的山路,恰好又是自行车陪伴了他一年。对自行车的热爱,让戴威把创业的心思全部放在了自行车上。一年后,重回北京大学读研的戴威,找到几个好友商量,要做一个关于自行车的项目。几个人一拍即合,全部投赞成票,一场有关自行车的创业就此拉开序幕。2014年,戴威和几个小伙伴创办了ofo小黄车。最初,是以骑游的方式出现在校园里。

北大学霸,靠小黄车赚30亿,却欠1500万人押金,如今怎样了

由于认可的人并不多,推广起来也很艰难,只能勉强维持下去。当戴威给所有人开完工资后,账面已经所剩无几,根本看不到收益。

此时的戴威骑虎难下,如果不能改变现状,只能以失败收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另辟蹊径。转型,已经迫在眉睫。戴威冥思苦想时,在校园里骑车的场景再一次浮现出来,自己曾经遇到的困惑也一定困扰着其他师生。而如果自行车能以共享的方式出现,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这个想法让他茅塞顿开,ofo小黄车有救了。

阅读下一篇

华为接班人“浮出水面”?任正非做出决定,这盘棋比想象的更大

​​2020年3月底,在华为业绩说明会上,时任华为轮值CEO的徐直军告诉记者,华为2020年的目标是活下来,争取2021年还能发布业绩报告 当时在场的记者都以为徐直军在开玩笑,毕竟当时华为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