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光冲刺IPO(3)

2021-06-24 11:05     资本邦

(二)代理业务风险

公司的光纤器件与仪器产品为代理业务,为境外知名厂商提供境内销售与服务活动;同时,公司也代理部分境外知名品牌的视觉器件,与自主产品搭配,以满足客户对成套视觉器件方案的多样化需求。报告期内,公司的代理业务收入分别为56,562.69万元、64,211.15万元和81,798.55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0.26%、44.89%和46.60%,代理业务不具有科创属性,如公司代理业务收入占比持续提升,将会对公司的科创属性带来重大不利影响。

同时,虽然代理业务多年合作稳定度较好,但如果外部环境出现重大不利变化,如境外知名厂商取消与公司的合作,或下游终端客户直接向境外知名厂商采购,公司的代理业务将受到影响,可能导致公司经营业绩下滑。

(三)贸易保护主义和地缘政治摩擦带来的风险

近年来,我国国际贸易面临的局势尤其中美贸易关系日益复杂。公司部分产品与原材料从境外采购(含向境外厂商或其在国内的代理商),包括芯片、相机、镜头、采集卡等核心产品或原材料。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相关产品及原材料供应可能会出现不确定性。如果国际贸易局势和政策发生重大变动,出现较为恶劣的贸易摩擦、关税壁垒、出口限制、关键进口原材料价格上涨、汇率波动等情形,将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四)经营业绩下滑风险

公司主营业务为机器视觉及光通信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包括可配置视觉系统、智能视觉装备、视觉器件和光通信产品等。公司多年来坚持研发高投入,主要产品具有相对完整的自主核心技术、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广泛应用于新型显示、消费电子、印刷包装、新能源、智慧交通和立体视觉等多个重要领域。

多年来公司经营虽有起伏,但总体持续健康增长。随着行业市场快速发展,市场竞争加剧,公司经营情况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宏观环境、原材料价格波动、新冠疫情、内部核心能力不足等诸多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如果上述一项或多项因素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可能导致公司经营业绩下滑。

(五)应收账款余额较大及无法及时回收的风险

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6,251.10万元、44,135.65万元和55,941.73万元,占各年末资产总额比例分别为29.94%、28.74%和26.64%。随着公司销售规模的扩大,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有所增长。

公司目前主要应收账款客户为大型电子制造企业或上市公司,经营情况稳定,信用度较高,款项期后回收情况良好。公司各期末已根据会计政策对应收账款进行减值测试,并相应计提坏账准备。但若公司客户经营状况受外部环境影响出现重大不利变化,将有可能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出现坏账损失。

(六)存货减值风险

公司存货主要由原材料、在产品、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构成。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3,289.12万元、20,477.59万元和23,223.84万元,占资产总额比例分别为15.08%、13.33%和11.06%。

鉴于公司存在一定规模的存货,如果公司不能准确地预测市场需求,可能导致原材料积压、库存商品滞销等情况发生。当产品价格下降超过一定幅度时,公司的存货可能发生减值,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和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阅读下一篇

华为接班人“浮出水面”?任正非做出决定,这盘棋比想象的更大

​​2020年3月底,在华为业绩说明会上,时任华为轮值CEO的徐直军告诉记者,华为2020年的目标是活下来,争取2021年还能发布业绩报告 当时在场的记者都以为徐直军在开玩笑,毕竟当时华为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