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丁楠:为什么是立陶宛?

2021-05-28 08: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丁楠】

本月,立陶宛政府宣布退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跨区域合作机制“17+1”,并敦促欧盟其他国家一同抵制。几乎与此同时,该国议会在一项议案中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的罪名扣到中国头上。立陶宛自独立以来一直在反俄问题上扮演激进敌对的角色。但拜登上台后,维尔纽斯似乎在对华政策上也开始越发紧跟美国的脚步。立陶宛近来密集站上反华一线上,赶着做大国博弈的工具,引发国内外许多读者费解。

2020年8月,我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游历了波罗的海三国。借着近期立陶宛对华频频作怪这个由头,这几天我将去年的旅行笔记整理成文,希望为读者了解波罗的海三国提供更为直观的参考。作为行记的第一部分,今天单讲立陶宛。

一、德鲁斯基宁凯:沉睡中的苏联小镇

2020年8月12日,对立陶宛的印象始于从波兰的马祖里亚湖区跨过两国关卡的一刹那。边境两侧虽同为农业区,立国这边却明显人烟稀少,无论公路上还是田野间,都要走上一段才能有路人相遇。

立陶宛界标(除个别已标注来源图片外,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德鲁斯基宁凯是立陶宛南部一个约一万两千人的小镇,靠近白俄罗斯和波兰边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德镇就是苏联著名的温泉疗养地,据说后来每年能吸引数十万访客。近几年,立陶宛政府试图把小镇重新打造成健康休闲游的目的地,但从目前来看,效果尚不明显。

德镇上的传统民居

阅读下一篇

丹麦首相:“监听门”没有影响我们与盟友的关系

(观察者网讯)自丹麦当局30日被曝出协助美国窃听盟友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都表示不可接受,丹麦与邻国关系趋于紧张。不过,丹麦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2日却对媒体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