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母亲:案件赔偿款将捐给社会 不为了证明给谁看(6)

2021-04-23 13:42     上海热线

被告刘鑫的代理律师则认为,不能用"如果""或者"这样猜测性语言去还原我们想象的事实,并否认原告方提到的刘鑫是事件中唯一受益人,并要求公开双方自凶案以来的微信、微博、支付宝等流水记录。"坚持要求调取双方流水,最后确定被告作为受益者受益了多少。"

关于刘鑫在凶案时是否锁门这一关键性细节,4月14日红星新闻的报道中,曾登载了江歌母亲方面梳理的刘鑫先后7次就此细节的不同说法。

今日(15日)庭审当中,刘鑫方面的代理律师称,日本警方在审理这个案子的时候也特别对这一点进行了询问,凶杀案发生的时候刘鑫报警记录一定是她真实的意思表示,她根本来不及像原告代理律师说的那样把自己责任推卸出去,根本来不及考虑这些。

原告证据也显示2016年11月3日凌晨凶杀案发生,0点16分许陈世峰开始对江歌实施凶杀同一个时间段刘鑫开始报警,报警应该还是以警方录音为准。"怎么把门锁了,别闹了",日本法庭审理的时候经过反复多次询问,且从原告向法庭提交证据可以看出,日本警方办理这个案子是非常谨慎的,所有证据一定要经得起推敲的,否则不会在41天以后才抓陈世峰,认定陈世峰的杀人罪名,还是因为刘鑫先以恐吓报案警方控制陈世峰情况下,导致陈世峰心理防线崩溃最后确定杀人罪名。

关于刘鑫打电话报警时候为什么说,"把门锁了,别闹了",这个闹字可能日本人不理解怎么回事,但是中国人还是知道的别闹了,就是不要开玩笑或者什么的。"关于说锁门这个问题我现在还是特别强调,我们坚持我们的观点,原告向法庭提交的所有证据没有任何证据明确肯定说刘鑫把门锁了,把江歌推出来,都是猜测。"

同时,刘鑫方面的律师认为,刘鑫与陈世峰因个性不和分手,是公民个人间合法的正当社会社交,本身不具有危害性,江歌的遇害是陈世峰行为造成的,侵权责任应由陈世峰来承担,刘鑫在整个过程中并无任何过错,依法不承担责任。

原告要求对刘鑫联合"水军"辱骂江歌母亲

应并案审理

红星新闻此前曾报道,在江歌离世后,江秋莲在网络上不停发声,为女儿的死四处奔走,但同时却引来了网络"喷子"的侮辱毁谤。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几年来,在江秋莲的微博留言中,时常出现一些恶毒言论。

有网友截图显示,有账号在江秋莲微博下发布鸽子汤的图片,以及祝其"阖家欢乐"等话语。

江秋莲告诉红星新闻,她不能确定这些账号背后究竟是谁在主使,但她将一一起诉。

5月15日庭审当中,原告律师提出,江歌遇害后,被告在网络上带有侮辱性质的谩骂,以及被告同时联合所谓的网络水军诋毁江歌和原告本人,被告恶意攻击原告的行为也给原告造成了极大的内心痛苦,导致原告的持续精神损害。

基于诉讼成本的考虑,认为应该并案审理。

阅读下一篇

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新增3例无症状感染者

8月15日,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在三天1次常规核酸检测中,发现3人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经专家诊断均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转运博州定点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