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铁矿石大国塞拉利昂重启对华铁矿石出口(7)

2021-02-04 12:00     观察者网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指出,中国国有和民营企业已经在非洲铁矿石上投入巨资,以帮助实现铁矿石供应的多元化,并确保这一关键大宗商品对中国的供应。南非目前是中国的第三大金属供应国(尽管远远落后于澳大利亚和巴西),毛里塔尼亚是中国最大的15个供应国之一;阿尔及利亚、喀麦隆、刚果共和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塞内加尔、塞拉利昂、加蓬、尼日利亚和马达加斯加都拥有丰富的金属储量,其中许多储量正由中企研究或开发。

“为此,中国政府一直在培养与非洲领导人的关系,并为中国企业勘探、开发和开发非洲矿藏提供有力的实际和政策支持。中国国内的钢铁政策强烈鼓励,并为中国投资海外金属提取和加工行业提供了有利的资金,这有助于确保供应和价格。”

但该智库也指出,非洲落后的交通基础设施和不稳定的政治经济条件,成为中企的挑战。

事实上不止非洲,2020年10月,印度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年4月-9月中国累计进口印度铁矿石190万吨,占同期印度钢铁出口总量的29%,成为当年二三季度印度钢铁的最大买家。

另外,国家发改委去年7月批复山东和福建新设4个可以运营超大型铁矿石运输船的专用码头,投入运营后,将为中国从巴西和非洲进口更多铁矿石,减少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提供可能。

此前,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认为,考虑到这样的潜在可能,澳大利亚希望看到东南亚的泰国和越南出现铁矿石需求方面的激增,像印尼这样的服务业导向型经济体也可能加速发展制造业,那么澳大利亚出口商可能在未来数十年中继续享受资源的需求和价格红利。

该报指出,如果中国在建造高铁和摩天大楼方面的能力能够成功转化为在非洲开采铁矿石的能力,那么澳大利亚就可能面临现实的考验。

除进口来源多元化外,中国还在努力提升国产铁矿石的采购比例。

在2020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钢协党委书记何文波曾建议,铁矿石定价机制亟待调整,降低铁矿企业综合税费负担,适度提高国产铁矿供给,并积极推进海外资源开发。对此,其他代表也表示认同,或是提出了相似的看法。

今年2月1日,继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主动致函中方官员,称会“耐心等待中方回复”之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当天也在讲话提及中澳关系,称澳大利亚正在寻求对话,将继续致力于“接触中国”:“我们不能假装事情还和过去一样”,“要从部长级和领导人级别的对话开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阅读下一篇

凯乐科技突然被ST,9万股民踩雷

凯乐科技发布公告称,由于专网通信业务已停顿,预计短期内不能恢复,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