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术后七年发现疑被医院盗肾,提亲遭拒:男人少个肾就不健全(5)

2021-01-26 10:58     腾讯

03

人 生

在2014年之前,周福斌感觉少个肾对自己没什么影响。因为从1997年车祸到体检之后,周福斌在生理上从未感觉到任何不适,但少一个肾对人生的负面影响还是慢慢出现了。

在发现自己少肾之前,周福斌一直是班里的“好学生”,稳坐尖子班前几名。而自从2004年以后,因为检查和官司,他动不动就请假,一请就是几天。精力完全不在学习中,他的成绩开始下降。

初三毕业的时候,他没考上重点高中,又自觉被“丢肾”一事缠得无心读书,就此辍学。之后他先是跟着姨父去绍兴卖水果,后来又去学了理发,最后在2008年的时候跟着姐夫在义乌当了水电工,一直做到了现在。

周福斌工作照

周福斌告诉南风窗记者,现在他经常会想,“如果丢肾这件事没发生,我肯定能考上大学,有个不一样的人生”。

2014年,堂哥给他介绍了一个邻村的姑娘,谈恋爱的时候,周福斌没有告诉女友自己少肾的事情。在周家派媒人去女方家定亲时,周福斌叮嘱媒人要把自己的事告诉女方。女方父母听后很生气,一口回绝了婚事,并说“男人少个肾就是不健全的人”。

周母情绪崩溃,一整个春节都在落泪。对周福斌来说,那句话就像一记重拳,把他整个人都打垮了。他说从来没想过“少一个肾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负面影响”。自那之后,周福斌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人也颓废起来,之后的3年中很少睡过好觉。“遇到心仪的女生时也总是想太多、瞻前顾后,迟迟不敢再迈出那一步,怕拖累了好姑娘。”周福斌说。

04

母 亲

2004年发现儿子少了一个肾之后,周母吴碧粒一直冲在寻找真相的最前方。法律程序走到终点后,吴碧粒去过省上各有关部门,也去过北京。

2008年,终审判决前夕,当地政府跟周家签了一份协议。政府承诺给周福斌办城镇低保,条件是吴碧粒之后不得再争议。

周福斌说,起初他们家并不愿意,但政府又口头答应能帮他解决正式工作,周家这才签了协议。周父告诉记者,他们这么多年为这个事无休止的奔波,就是想让儿子未来有个保障。

一年后,周母看当地政府并没有给儿子安排工作的意图,又开始寻求上级政府帮助。2010年8月,鹰潭市以扰乱政府工作秩序等理由,对吴碧粒实行为期一年的劳动教养。

周福斌在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

阅读下一篇

数学家伊萨多-辛格去世 享年96岁

原标题:数学家伊萨多·辛格去世享年96岁根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系官网消息,美国数学家伊萨多·辛格于当地时间2月11日在家中去世,享年9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