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尼亚总理称暂停参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俄回应

2024-02-24 12:59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李泽西】

当地时间22日,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Nikol Pashinyan)接受法兰西24频道采访时表示,亚美尼亚将暂停参与俄罗斯领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俄方对此表示,期待亚方对帕希尼扬的言论做出解释,并反驳了他对俄方的指责。

帕希尼扬表示,亚美尼亚认为在2021年至2022年的纳卡冲突前后阶段,"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并没有发挥作用",因此"我们实际上已经暂停参与该组织"。就是否关闭俄罗斯在亚美尼亚领土上的军事基地,帕希尼扬表示该基地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没有直接关联,"我们之后再考虑这个问题"。

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22日接受法兰西24频道采访

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发言人23日表示,该组织的秘书处尚未收到亚方关于冻结成员国身份的文件,认为帕希尼扬的相关言论指的是"亚方近日多次缺席我们组织的活动"。

对于帕希尼扬缺席集安组织会议,普京此前表示,这是"亚美尼亚内部政治因素导致的"。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23日则表示,俄罗斯在收到正式通知前仍将视亚美尼亚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期待亚方就帕希尼扬"暂停参与集安组织"的言论做出解释,认为亚方近日参与程度下降不符合亚美尼亚人民利益,表示完全不接受他关于"集安组织没有发挥作用"的指控,指责亚方拒绝接受集安组织提供的保护,包括提供军事观察员,而选择邀请欧盟的"伪观察员"。

亚美尼亚2018年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此前的亲俄政府被推翻,帕希尼扬自此担任总理,自称是通过"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上台的,对内推行政治改革,外交则推行"安全多元化",努力与西方国家,尤其是法国发展安全关系。

帕希尼扬2018年出席呼吁时任政府下台的游行

2021年,阿塞拜疆对亚美尼亚控制的纳卡地区发动了军事行动,成功拿下了大部分地区,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在俄罗斯调停下达成和平协议,但俄罗斯没有直接支持亚美尼亚战局的做法遭到了一些亚方人士的批评,认为这有违俄罗斯根据集安条约等安全协定的盟国义务。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随后均未彻底履行和平条约,冲突于2023年9月重启,阿塞拜疆宣布"全面收复"了纳卡地区,该过程于今年1月1日随着纳卡亚美尼亚人政府正式宣告解散而结束。

俄罗斯总统普京当时表示,"不是我们抛弃纳卡地区",而是亚美尼亚自己单方面选择"承认纳卡地区属于阿塞拜疆",因此俄方没有办法阻止阿塞拜疆方面的行动。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则表示,纳卡"是阿塞拜疆内政"。

自2023年以来,亚俄关系进一步恶化,帕希尼扬指责俄罗斯维和部队没有履行确保人员与物资自由出入纳卡的行动权。1月10日,帕希尼扬宣布亚美尼亚拒绝集安组织原定在该国举行的"坚不可摧的兄弟-2023"演习。5月,帕希尼扬又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于集安组织没有回应埃里温"派遣检测团"的请求,亚美尼亚正在考虑暂停、冻结作为集安组织成员,或退出该组织。在2023年间,帕希尼扬缺席所有集安组织会议,集安组织去年11月和12月的两次峰会上没有一个亚美尼亚人出席。

2023年11月集安组织领导人峰会,亚美尼亚无人出席(亚国旗前为前哈萨克斯坦总理、集安组织秘书长伊迈加利·塔斯马加姆别托夫)

亚美尼亚与美国于9月11日至20日在亚美尼亚首度举行名为"雄鹰伙伴-2023"(Eagle Partner 2023)的联合演习。佩斯科夫当时表示,这"引起了克里姆林宫的警觉",俄方将密切关注相关局势。

帕希尼扬此前表示,除了纳卡局势,俄乌冲突也是促使亚美尼亚加快推进"安全多元化"的原因,因为俄罗斯本身也需要武器弹药,无法满足亚美尼亚的安全需求,"这表明在安全问题上仅依赖一个伙伴(俄罗斯)是战略错误。"佩斯科夫当时对此表示,"俄罗斯是该地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不会去任何地方,俄罗斯不会抛弃亚美尼亚。"

帕希尼扬22日采访中还直接指控俄罗斯希望推翻自己,表示"去年9月至10月,俄方高级代表直接呼吁亚美尼亚人推翻亚美尼亚政府,俄方电视台在过去六年间也持续播放攻击我的宣传","显然(俄罗斯想要推翻我)是我唯一能得出的结论"。

塔斯社去年10月报道援引一名匿名的俄方高官称,帕希尼扬的相关指控表明他"正在努力追随泽连斯基的步伐,将亚美尼亚变成'乌克兰3.0'"。俄罗斯政府当时表示认为帕希尼扬选择了错误的方向,但是否认希望对帕希尼扬施压乃至推翻他。亚美尼亚外交部当时也拒绝就塔斯社相关报道置评,称"俄罗斯官方渠道没有向我们传达这样的信息"。

亚美尼亚反对派确实对于帕希尼扬的最新言论深感不满。反对派议员格伽姆·马努基扬(Gegham Manukyan)23日表示,帕希尼扬的外交政策并没有起到所谓"多元化安全伙伴"的效果,"我们过去4到5年间同时试图让各方都感到满意,帕希尼扬在布鲁塞尔说一套,在华盛顿说一套,在莫斯科又说一套,在安卡拉还说一套,但这些说辞都是自相矛盾的,最终会反噬我们自己","我们的边防士兵因帕希尼扬模糊且自相矛盾的外交策略而付出了巨大代价"。

帕希尼扬去年9月24日发表电视讲话表示,由于与俄罗斯的合作不足以保护亚美尼亚的安全,亚美尼亚应加入国际刑事法院(ICC)寻求帮助。因该机构曾向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出逮捕令,法新社认为帕希尼扬此番言论或将"特别激怒"克里姆林宫。

此外,亚美尼亚副外长科斯塔尼扬曾于去年9月表示,该国正在以各种形式与北约合作,并准备继续这一进程。

就在帕希尼扬接受法兰西24频道采访前几日,在本月11日,帕希尼扬在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还表示,关于实现国防领域合作多元化这一问题,亚美尼亚并没有中断与俄罗斯在安全领域开展合作的计划,也并未就加入北约开展相关讨论,加入该组织并不在国家发展日程之中。同时,亚方与欧盟、法国、美国、伊朗、印度和其他国家正就国防合作进行相关交流。

促成他对集安组织态度再度变得更为强硬的,或许是慕安会期间发生的情况。他17日与北约前秘书长拉斯穆森见面,讨论了南高加索地区的安全问题;拉斯穆森曾于去年9月呼吁国际社会强迫阿塞拜疆停止军事行动。

17日,北约前秘书长拉斯穆森(左)与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右)见面

同日,帕希尼扬与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在德国总理朔尔茨调停下会面,系阿塞拜疆全面控制纳卡地区以来两人首次会谈。阿利耶夫称会谈"富有建设性",亚方也对会谈做出了肯定,但媒体报道称双方并没有取得显著进展。

负责界定边境谈判的亚美尼亚副总理梅尔·格里戈里扬(Mher Grigoryan)22日表示,两国界定边境的过程依然停滞不前,界定边界小组依然没有确定下一次会见的日期。帕希尼扬在同日的采访中声称阿塞拜疆视亚美尼亚为"阿塞拜疆的西部领土",正在准备发动新的战争。近日,两国边界摩擦不断,亚美尼亚指控阿塞拜疆占领国际社会认定为亚美尼亚的领土。

阿塞拜疆此前多次表示希望建设一条通过亚美尼亚的通道,以联通阿塞拜疆的西部飞地纳希切万。去年底阿塞拜疆一度表示愿意考虑其他方案,包括建设一条通过伊朗领土的通道,但阿利耶夫今年1月10日的采访中重提通过亚领土的方案,还表示希望这一通道完全由俄方维和人员控制,货物与人员不通过亚美尼亚边检。帕希尼扬称阿利耶夫的言论"完全不可接受","破坏了和平进程"。

17日,帕希尼扬(左)和阿利耶夫(右)在朔尔茨(中)调停下会面

就帕希尼扬最新言论,阿塞拜疆方面23日称,亚美尼亚仍然没有修改其宪法中"损害阿塞拜疆领土完整"的部分,表明亚美尼亚对于和平没有兴趣,亚方的指控"没有依据"。帕希尼扬近日确实提出需要新的宪法,包括删除呼吁与纳卡合并的条款,但"欧亚网络(Eurasianet)"称这在亚美尼亚国内遭到较大反对。阿塞拜疆近日还指责法国对亚美尼亚提供军事援助是在"拱火"。帕希尼扬22日则反过来攻击阿塞拜疆"军费数额高达数十亿欧元",称阿方无权指责亚美尼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