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99%!河南前首富大败局,一天跌没104亿

2024-04-15 10:53     今日头条

暴跌99%!河南前首富大败局,一天跌没104亿

上市公司的市值,从147亿港元跌到1.41亿港元,竟然只花了15分钟。

4月9日下午,港股市场上出现神奇一幕。距离收盘仅剩15分钟时,中国天瑞水泥(1252.HK)的股价突然闪崩,单日跌幅高达99.04%,直接从前一天的5港元/股跌至0.048港元/股。

来源:Wind数据

这个价格比同样身处地产行业,因为欠债风波备受关注的中国恒大(3333.HK)还低,后者尚有0.163港元/股。

面对突如其来的"黑天鹅",天瑞水泥一直未作出回应,还于4月10日宣布股票停牌,至今仍未复牌。股民们则大多处于看热闹的状态,还有不少人选择逆势抄底。

作为水泥行业头部上市公司之一,天瑞水泥的创始人是河南水泥大王李留法。其曾在2011年、2012年两度问鼎《新财富》杂志评选的"500富人榜"河南首富;2023年,李留法夫妇还以270亿身家排名胡润百富榜第188名。

事出反常必有妖,天瑞水泥的暴跌是如何形成的?

147亿港元市值是虚是实?

天瑞水泥的暴跌,可以说是一个偶然现象,但其中也存在一定的必然。

大环境方面,港股流动性问题近两年来正饱受诟病。就天瑞水泥暴跌的4月9日而言,港股主板有705只股票为零成交,占总上市公司数量的26.57%,成交额低于100万港元的股票高达1813只,占总上市公司数量的68.34%。

整个2023年,港股成交额约为25万亿港元,同比下降近两成,其中分化尤为严重,大部分的成交额集中在大中型股票。

天瑞水泥就是一只"无人问津"的股票。其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高达69.58%,市场上流通的股票本来就较为有限。而抛开4月9日这一天,公司平时的成交额多在100万港元以下这个区间。4月9日之前的一个月内,最高成交额442.32万港元,最低成交额仅26.7万港元。

同期任意一天,上证A股的2268只股票中,成交额最低的也都在100万元以上,只有4月2日的ST万林(603117.SH)这一个例外。

"如果没有流动性,它的市值没有参考意义。"证券投行从业人士李林表示,没有流动性就没有基础,市值成了数学游戏,没人玩的市场,剩下的只有考古价值。

来源:罐头图库

股票下跌的本质,就是卖方抛售股票却没人接盘,那么卖方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售价,直到有人接盘为止。

如果缺乏流动性,股票本身容纳的资金池就小,那么一旦有大额资金抛售股票,市场根本没有能力承受。简单计算可知,天瑞水泥4月9日2438.16万港元的成交额,几乎与过去一个月公司二级市场的总成交额相当。

这时大股东再不出手救市,等待天瑞水泥的就只有不断地下跌。港股又不设置跌停板,就酿成了股价一天下跌超99%的惨剧。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表示,股价的波动通常与市场对该股票的评估和预期有关。对于流动性较差,即那些交易量小、交易频率低的股票,其价格波动往往更加剧烈,因为小额的买卖就能引起价格的大幅变动。由于缺乏足够的市场参与者和交易活动来形成公允的价格,市值可能并不能准确反映市场对公司价值的共识,亦或是公司的基本面,而是更多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

事实上,市场时刻都在发生类似的案例。

3月7日以来,新三板牛股滴滴集运(836254.NQ)大幅上涨,目前已成新三板"股王"。该股于4月8日起停牌,此前股价在短短13个交易日内,飙升279倍,涨至280元/股,公司市值也从0.1亿元,暴涨至28亿元。

这13个交易日内,滴滴集运累计的成交额为1076.25万元。其中,仅3月19日一天的成交额就达到947.8万元,而3月11日的成交额仅有4万元,但滴滴集运这一天股价涨幅依然达100%。

不可否认,天瑞水泥业务有其价值。其是河南最大的水泥制造商,在国家水泥工业综合实力10强企业中排名第9;还获得过美国私募巨头KKR、国际金融公司(IFC)和摩根大通银行的投资,但股票失去流动性后,价值确实得重新掂量掂量。

过去一年资金压力加剧

那么,是谁在大幅抛售天瑞水泥的股票?

目前,公司并没有公布答案,也没有机构站出承认有做空行为。基于此,据《证券时报》报道,有香港中资券商分析师表示,股价暴跌可能是股票做了质押,券商要求追缴保证金,质押人没有足够的抵押物补仓,惨遭券商斩仓导致。

换言之,就是天瑞水泥想通过质押融资,但质权人认为抵押物价值不够,通过抛售股票的方式来"敲打"天瑞水泥。

来源:罐头图库

而从不久前披露的2023年业绩来看,天瑞水泥的资金压力确实不小。

首先,公司的收入和盈利能力处于全面下降的状态。2023年,天瑞水泥营收为79.51亿元,同比下降29.22%;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净亏损6.34亿元。

由于房地产市场仍处于底部调整的阶段,水泥行业需求总量呈下降趋势,市场竞争加剧,产品价格受压,原材料成本高企。天瑞水泥的财报中,着重提到了行业趋势的影响。

而负债表的几项指标,更是让不少投资者感到"不安"。比如借款及债券余额共计185.79亿元,同比增加93.1%;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借款、企业债券及其他金融负债从2022年的82.26亿元飙升2023年的133.45亿元;一年后到期的借款及其他金融负债从2022年的13.97亿元飙升至2023年的52.33亿元。

同时,公司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虽然同比增长18.9%,但总额也仅有11.75亿元,完全无法覆盖短期的借款。

来源:中国天瑞水泥公告

企查查显示,天瑞水泥今年1月已经出现了欠税的情况。

来源:企查查

而在流动资产中,天瑞水泥的贸易及其他应收款项从2022年的92.4亿元暴涨至2023年的196.06亿元,其中约194.5亿元是其他应收款,占总资产的近50%,是营收的两倍还多。

作为对比,同为水泥行业龙头的海螺水泥(0914.HK)、天山股份(000877.SZ)2023年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均不到总资产的10%,且远小于营收。

有雪球投资者认为,其他应收款高,可能是大股东或关联公司通过借款把钱从上市公司借走了,存在上市公司被掏空的可能;还有投资者好奇,在房地产下行、信贷收紧的大周期下,天瑞水泥是如何让自身的借款在一年内大规模提升的?是跟谁借的钱?

来源:雪球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财税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奕杉表示,其他应收款变动比较大,确实是异常信号,有可能存在资金拆借的情况,需要关注一下款项构成。金额比较大,收回风险肯定也会比较大。

事后来看,这些数据都可能成为天瑞水泥暴跌的理由,其背后的深层含义是,考虑到数据背后的风险,用147亿港元来体现这家公司的实际价值,可能有些失真。

但现在的1.4亿港元,也确实已经过低。数据的另一面,是天瑞水泥强大的融资能力,而这是这家民企自成立以来就已经掌握的看家本领。

依赖融资扩张,会被反噬吗?

Wind数据显示,A股水泥板块共有18家上市公司,港股除去天瑞水泥外,共有8家上市公司。去重后的累计23家公司中,有14家的实控人都能追溯到各省市国资委,还有像华新水泥(600801.SH)这样,曾是黄石国资实控,现在控股股东为外资企业,国资仍保留一定话语权的企业。

来源:Wind数据

柏文喜认为,水泥行业的头部上市公司中,央国企背景的企业较多,可能与水泥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有关。其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用于建设工厂、购买设备和维护运营。央国企通常拥有更强的资金实力和融资能力,能够承担这样的投资。

与之相比,民企出身的天瑞水泥资本有限、资金实力较弱,但其还是一路做到了头部,仅看2023年营收,在上述民营水泥上市公司中处于"保二争一"的位置,靠的就是撬动资金杠杆并维持日常周转的能力。

"民企可能需要更多依赖信贷、发债等手段来筹集资金,会增加公司的财务杠杆和运营风险,特别是在市场不稳定或利率上升的情况下。然而即便如此,通过有效的风险管理和战略规划,民企也可以实现稳健的发展。"柏文喜表示。

创立天瑞水泥的李留法出身贫农家庭,高中毕业后就到当地化肥厂当临时工。但就是这样一位"苦孩子",却在下海经商后展现出长袖善舞的特质。

早在1994年,李留法就通过承包国有水泥厂进入水泥行业。尝到甜头后,其开始瞄准经营不善的工厂,意图通过收购及改造实现业务扩张。

1997年,李留法拿下平顶山市扶贫项目--特种水泥厂,两年后企业扭亏为盈;1998年,李留法收购已经倒闭的鲁山县水泥厂,投资兴建了3条产线;1999年,李留法收购经营不善的当地大型国企磊裕水泥,并通过租售结合的方式对该企业进行改制。

这些并购的成果,成为了天瑞水泥最早的家底,而类似的并购思路,也被李留法沿用了下去。如今,天瑞已经成为集建材、铸造、能源、文旅等产业于一身的民企集团。

不过,扩张过程中,李留法也曾被指"不择手段",甚至是"流失国有资产"、"掏空上市公司"。

来源:网易财经、广东省新闻出版局旗下财经月刊《新财富》

具体而言,天瑞水泥在收购过程中曾上演"全武行";也曾在从国资手中接过上市公司后,用自身临近淘汰的资产换回其巨额现金,该公司最后沦为"空壳",无奈退市。

但这些争议,并未减缓天瑞水泥获得资金的步伐。除了问银行要钱外,天瑞水泥融资的手段五花八门,对于各项融资工具的运用也颇为熟练。

企查查中,天瑞水泥融资信息有281条,包括1次股权融资、18只债券融资、10次DCM注册额度(以特定资产组合或特定现金流为支持,发行可交易证券的一种融资形式)、82次银行借款、153次授信额度、4次信托融资以及13次其他融资。

来源:企查查

此外,天瑞水泥有33条股权出质记录,累计质押了旗下29家公司的股权,质权方除了中原银行、工商银行、抚顺银行等银行外,还囊括中国华融、建信金融、东方资产等金融机构。

而关于这些资金的去处,有的是借新还旧,也有很多直接投入了新的扩张中。比如港股上市时,天瑞水泥95%的募资都用作了还款;2013年初,公司曾大手笔发行了20亿元的8年期公司债,其中18.4亿元都用于收购熟料及水泥生产线。

不过,这些操作无形中也在增加公司的资金负担。毕竟收购除表面的资金成本外,还需要为标的承担债务、投入资金进行生产线技改等。

天瑞水泥曾不止一次受到并购标的牵连。比如收购天元铝业的过程中,虽然天瑞水泥是以极低价入股,但后续天元铝业无力偿还负债,天瑞水泥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银行账户中超1亿资金一度遭法院冻结。

近几年,随着李留法逐渐远离一线,其子李玄煜接棒上台,天瑞水泥已经减少了在并购方面的投入。按理说,依靠集团原有的资本布局,天瑞水泥本应走得更稳,但如今股价的暴跌和财报中的异常信号,侧面说明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李玄煜,可能正在经历其上任以来最大的一次考验。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