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交通肇事命案19年后才立案 死者病历尸检报告消失(3)

2021-11-25 13:39     上游新闻

核查小组认为,虽然侦查卷内缺少立案的相关文书,但西峰区公安局刑警队十分重视,案发后成立了专案组,指派十余名刑警和数名技术人员参与侦办,并对沿途进行走访、回访、制发协查通告、发动周围群众获取线索,其中,共计走访询问证人50余人,制作笔录55份,收集书证5份,并对证人提供的疑似车辆线索进行调查,调取车辆信息数百条逐一排除,侦查活动持续了半年时间。

核查小组认为,公安机关开展了全面的侦查,做了大量侦查工作,穷尽了侦查手段,采取多种侦查措施,由于案发地比较偏僻,没有监控,嫌疑人在现场没有遗留生物痕迹,20年前技侦手段落后,案件至今没有侦破。

庆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相关干警在侦办该案过程中存在执法过错。该案中尸体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报告、病历丢失的问题,应交由庆阳市公安局根据相关规定处理责任人。庆阳市人民检察院建议,将民警丢失尸体检验材料的失职线索移送庆阳市纪委监委调查审查。

赵家人虽对庆阳市人民检察院核查未有异议,但赵先生多次向当地多个部门询问有关人员处理结论时,得到的回复均为:已对相关人员作出了党纪处分。至于如何处分的,至今赵先生也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11月24日,上游新闻记者致电当地多个部门并明确告知,可以根据当地要求提供采访手续,希望能采访到有关人员处理结论和处理过程,但截至发稿时未果。

▲2021年6月17日,甘肃省宁县法院受理诉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行政不作为一案。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案发后带血迹的公车疑点重重

除举报外,赵先生及家人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将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告上法庭。2021年6月17日,甘肃省宁县法院受理此案。

这起行政诉讼案开庭前,双方依法调取了相关材料。

庭审中,赵家人陈述到,有证据显示,案发当日,赵父曾在庆阳市人民医院做过采血,但在庆阳市人民医院找不到病历,赵家人认为这很反常。

另有证据显示,案发后,警方曾在当地找到一辆吉普车,这是一辆公车,而该车体貌及车牌号尾数数字与案发时一目击者讲述颇为相似。警方找到该车时,车头有多处擦痕,车身还有血迹多处。并有嫌疑的人称,案发当日,他们曾在案发现场附近练过车。不过,另有嫌疑人提出不一样说法。至于警方如何排除该车嫌疑,至今不明。

赵先生说,行政诉讼案庭审时,对于上述疑点,警方代理人未给出解释。

赵家人也曾希望庆阳市人民检察院核查小组查明该车车身血迹一事。在核查小组口头回复赵家人时曾表示,针对此事,检察院曾问询过段姓法医。赵家人得到的反馈是,血迹为动物血而非人血。

至今,赵家人也未能见到该车车身的血迹血型检测报告,又因为专案组未能找到赵父的尸体勘验笔录和尸体检验报告,这让交通肇事逃逸案变得更加疑点重重。

目前,赵先生家人诉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行政不作为”行政诉讼案一审尚未宣判。而关于赵父被过失致死案至今仍没有告破。

今年10月,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在回复赵先生时表示,专案组民警正在进一步继续侦查。

阅读下一篇

孝义黑煤窑盗采追踪:一个镇曾有四五十个黑煤窑,个别关停不到位

新京报讯(记者 李英强)山西省孝义市西辛庄镇杜西沟村黑煤窑盗采事故发生后,全市开展严厉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 12月30日,孝义市西辛庄镇党委书记郭逢立告诉新京报记者,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