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秦王苻坚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他对自己最后的失败会心服口服?

2020-11-03 17:56     360kuai

一、逃离虎口,却入狼窝

公元385年5月,一队数百人的骑兵偷偷出了长安城,仓皇地往西而去。

虽跑得慌张,苻坚却还是一路上不停地发布命令,要求他下属各路人马立刻发兵长安勤王。

此时的长安,正遭受西燕慕容冲大军的围攻,粮草不济,苻坚出城前留了太子守城。

之所以偷跑出城,并非苻坚怕死,而是他算了一卦,卦上说:"帝出五将久长得"。苻坚认为老天给他指了一条明路,就是要"出五将"才能继续长久。

什么是"出五将"呢?苻坚想了半天,终于想到,长安以西的扶风郡有个五将山。苻坚明白了,天意认为只要他到了五将山,就可以重振雄风。

苻坚将长安城交给太子苻宏,他对苻宏说:"你只要守好城就行,我到陇东召集兵马和粮草,很快就回来。"

可是,来到五将山的苻坚,并没有如卦象所说,等来各路勤王大军,反而等来了后秦军的大批人马。

后秦军还未到跟前,苻坚的数百名骑兵就一哄而散,只剩下十几名最忠实的亲兵。苻坚倒是"神色自若",命令还没有离开自己的厨师做饭吃。

苻坚正吃着饭,后秦军就到了,苻坚一行人被带到了新平(今陕西彬县),被囚禁在一间非正室的侧室里。

二、一个是要报仇,另一个却认为对方恩将仇报

后秦王名叫姚苌。姚苌是羌族人,是曾跟了苻坚30年的前秦将领,立下战功无数,从姚苌职务的上升路线,可以看出他和苻坚两人的惺惺相惜。姚苌自跟苻坚从扬武将军开始:

历左卫将军,陇东、汲郡、河东、武都、武威、巴西、扶风太守,宁、幽、兗三州刺史,复为扬武将军,步兵校尉,封益都侯。

可是姚苌却将苻坚囚禁在侧室,而非正室,已经表明了姚苌对苻坚的态度。

苻坚被囚禁后,姚苌一直没有露面,他没有对苻坚表示一点点虚伪的客套,而是派下人向苻坚索要传国玉玺,道理也非常直白:"苌次应历数,可以为惠。"意思是苻坚的气数已尽,现在归姚苌了。

苻坚大怒,骂道:"小羌敢逼天子,五族次序,无汝羌名。玺已送晋,不可得也!"苻坚的话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天命的次序不可能有姚苌,第二层意思是天命归晋。

姚苌并不气馁,又派右司马尹纬对苻坚"求为禅代",苻坚又硬生生顶回去:"禅代,圣贤之事,姚苌叛贼,何得为之!"意思是姚苌是叛贼,不可以禅代。

姚苌始终没有露面,最终派人将苻坚带到佛寺缢杀。

之所以将苻坚带到佛寺杀,因为苻坚信佛。此时,佛教还刚刚兴起,苻坚已经非常虔诚,他曾命麾下大将吕光带大军到西域迎接佛法。

将一个信佛的人带到佛寺杀害,可见杀人者对被杀者有多么仇恨。

姚苌杀自己跟了30年的恩主,做得又如此决绝而残忍,可是苻坚却认为自己对姚苌恩重如山,"坚自以平生遇苌有恩"。

三、双方认识差距之源

公元383年,苻坚伐东晋失败后,他的庞大帝国立刻显出了脆弱的一面,各部族纷纷反叛。

首先是苻坚麾下的鲜卑大将慕容垂宣布恢复他父亲慕容皝的燕国,史称后燕。之后拓跋氏,丁零,乌桓各部族相继反叛。

对苻坚最有威胁的,是一支在关中响应慕容垂而突然起事的慕容泓,这个慕容泓是苻坚麾下的长史,也是慕容垂的侄子,起兵后就驻扎华阴。

华阴距离长安仅240里,骑兵一个昼夜就可开到,而且华阴战略位置重要,南倚华山,西临潼关。

慕容泓在华阴起兵,周围很快聚集起大批的鲜卑战士,其兵锋直指长安。

鲜卑族的发迹地在辽东,关西地区从来不是鲜卑人愿意待的地方,当初苻坚为了充实关中人口,强行将大批鲜卑人迁入了关西,因此鲜卑族人无时无刻不想回到关东。

苻坚鉴于全国叛军四起,他已经无暇照顾其他地域,只想保住关西地区。因此,苻坚的战略是不和慕容泓硬拼,只要他们出关东即可,即"关东之地,吾不复与之争。"

慕容泓果然如苻坚所愿,见后秦军前来围剿,就想逃往关东。

慕容泓想跑,其实正合苻坚之意。可是,抱着"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苻坚儿子苻叡却下令打。

姚苌立刻进谏:

鲜卑皆有思归之志,故起而为乱,宜驱令出关,不可遏也。夫执鼷鼠之尾,犹能反噬于人。彼自知困穷,致死于我,万一失利,悔将何及。但可鸣鼓随之,彼将奔败不暇矣。

可是,苻叡不听,于是一场仗下来,前秦军打败,连苻叡也被慕容泓所杀。

这一仗的失败,不仅仅是苻叡的失败,也宣布了苻坚想放鲜卑人回关东,自己保有关西战略的失败。因为通过这一仗,鲜卑人不再想回关东,而是动了取代苻坚之心。

苻坚的儿子死了,做为司马的姚苌很害怕苻坚找自己算账,因此他先派自己的两位长史和参军去苻坚处请罪,姚苌本是投石问路之计,没想到苻坚杀了姚苌的长史和参军。

姚苌见苻坚果然对自己有杀心,就逃到渭北,没想到受到凉州羌族豪强的拥护,成了盟主,之后姚苌自称秦王。有了实力的姚苌准备找苻坚算账,他的部队向长安进发,一路上羌人纷纷来投,很快就聚集10万余众。

姚苌屡败苻坚的后秦军,他已经有心要取代苻坚。

四、苻坚终于认识到自己失败的根本原因

那位为姚苌做说客的右司马尹纬,苻坚和他有过长时间的对话,之后苻坚觉得尹纬有大才。

苻坚问:"你原来在我手下做什么官?"

尹纬说:"尚书令史"。

对一个有宰相之才的人而不能用,苻坚发出感叹,认为自己输得心服口服。

可是,也许苻坚忘了,当年也正是他和布衣王猛的一阵交谈,才看出王猛是大才,也才启用王猛,成就了自己北方之王的伟业。

为何当初能看中王猛,而后却没有看到眼前的尹纬呢?

对姚苌也是如此。

对姚苌这样的人,自来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是苻坚既要用此人,却又疑心重重。

苻坚先授予姚苌龙骧将军,让他负责益州和梁州的军事,可是命令颁布下去后又后悔不已。

也正因为有此疑心,苻坚将儿子苻叡的死归因于姚苌,他不相信姚苌会劝阻他的儿子,反而认为姚苌对苻叡的死负有责任。

而以姚苌的英雄,他自然不甘心束手就擒。以姚氏在羌人中的威望,姚苌身边很快就聚集起了大批羌人,他有了力量,于是他的反击有力而且致命。

一切都源于苻坚不能识人和用人。

可苻坚不是不能识人用人的人,当年他用布衣出生的王猛,气魄和胆识无人能及。

根源就是苻坚胜得太快,功业建立得太迅速,顿时变得骄傲而目空一切。

阅读下一篇

朱元璋为何杀常遇春的老婆,是因为他“惧内”吗你可能想不到

朱元璋为何杀常遇春的老婆,是因为他“惧内”吗?你可能想不到 说起常遇春,我想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金庸先生的小说——《倚天屠龙记》中,那个被张无忌救下来的大汉,他武力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