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建国后为何十万大军神秘进出罗布泊?(4)

2020-02-29 16:36     中国网文化

向“死亡之海”挑战

“孔雀河的干河床中,偶尔有芦苇、红柳和一些低矮的小灌木出现,甚至有时还会出现一汪不动的死水。此外便是干沙、泥沼或白花花的盐碱,连河滩中的石头和败草的枝叶上,也挂着一层白霜。而河床以外,则是一片又一片的戈壁。车子行驶了一两个小时都是这样的情景,就象行驶在古代的洪荒岁月。

“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一些沙漠动物,也是呈现着原始的洪荒状态:黄羊、野鹿、野骆驼,看见车子到来,瞪着质朴、呆滞的眼睛,依然缓行慢走,我行我素,毫无恐慌的表现。

“忽然,我们看到了一架飞机。这是在罗布泊西岸的楼兰古城遗迹旁,一架象恐龙骨架一样的帆布翼飞机。在距飞机80米处,躺着3男1女4具干尸,有的卷曲着,有的卧着,有的趴着,由此可以想象到他们临死前极力挣扎的痛苦情景。”

......

随着陈士榘将军的回忆,我似乎看到了十万工程兵在“死亡之海”罗布泊生存、奋斗的一幕幕情景--

地质队的一位女技术员在帐篷门口看报纸,一阵风把报纸跑了。她提着裙子去追,谁也没有想到她竟一去不复返。

揭秘建国后为何十万大军神秘进出罗布泊?(4)

有一个战士到孔雀河边割芦苇盖“干打垒”也神秘地失踪,部队派出上千人结成人网寻找好几天,毫无结果。一年后,尸体竟然就在附近的芦苇丛中出现,这具已经干枯了的遗体,手枪水壶还挎在身上。

第一支勘察队在大沙漠遇上了沙暴,飞沙走石三天三夜,两个人被刮没了,指挥部派人找了5天,才把他们找到,幸亏他们抱住了一丛骆驼刺,使身体上的水分未完全耗尽。

有一次,一辆40吨重的大油罐车竟被风刮出200多米远,放在车站的100吨水泥被刮的精光。

没有粮食吃,发动全体官兵挖野菜,摘骆驼刺,放上点粮食伴着吃。有的部队打猎,一直打到青海。为了打一只野羊,甚至追赶几百公里......

“在罗布泊,水最珍贵。”陈士榘将军深有感触地说:“我们还喝过蚊子水呢!”

“蚊子水?”好稀奇的名子!

“是的,蚊子水。”老将军解释道:“在沙漠里,水就是生命;水源枯竭,就是生命的枯竭。罗布泊这地方空气含水量只有百分之三十,别说肚子里的存水,就是泉水都被蒸干了。所以广大指战员特别珍惜水。在没有水源的地方,想办法收藏了部分雨雪水,尽管水里蚊子很多,大家仍然食用它。开始我不摸底,端起杯子就喝,水到口中,总觉得有松乎乎的东西,别有滋味。仔细一看,原来杯里有厚厚的一层蚊子,因为已经煮熟都沉到水底,但又不好把它捞出来,主要是蚊子太多了,如果把蚊子都捞出来,水也就所剩无几了。为了珍惜水,还是连蚊子带水一起往肚里灌。蚊子也是一种昆虫,反正已经煮熟了,说不定还有些营养呢!”

毛主席说,你们做窝,他们下蛋。你们都立了大功!

1958年9月27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建设在北京郊外的我国第一座实验性原子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正式移交生产。第一批中国自制的放射性同位素已经从这座原子反应堆中生产出来。

就在京郊原子反应堆移交生产的同时,陈士渠将军领导的罗布泊核基地建设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陈士榘将军好记性。他伸出右手掌,屈指而数,为我列举了下面一系列鲜为人知的日子:

1959年春天,工程兵在罗布泊以西700公里长,100公里宽的面积上布满了足迹。他们创造了严冬进出罗布泊的奇迹。

同年3月13日,工程兵部队由敦煌迁至托克荪设生活区。这里北有海拔5千公尺的博格达峰及支脉海拔2千公尺的库鲁克山,南有海拔5千公尺的阿尔金山,东靠多盐碱的丘陵地带,西南为塔里木大沙漠。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心位置将在这里选定。

阅读下一篇

溥仪被赶出紫禁城 为何太监们都拍手称快

末代皇帝溥仪的人生脉络众所周知,但诸多细节却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溥仪生前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背后故事?哪些故事更接近历史真相?晚清研究专家贾英华历时三十年采访三百多位溥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