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晚年过得太惨,贴身保镖道出惊人真相

2020-02-22 04:48     小辉说史

刘文儒是1960年从一个战士走到林彪身边的担任卫士。建国后,林彪因战伤造成的神经官能症,一直在调养,刘文儒像对待自己父亲一样,伺候林的吃喝拉撒睡,毫不懈怠。林深受感动,说:“你伺候我做的事,我的子女都做不到。”叶群还曾经准备把女儿豆豆许配给他。

913事发,刘文儒负罪莫名,愤然拒绝给他安排的职务,坚决回归草根。他今年已是74岁孤寡老人,养老金微薄,仍在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和道义。他记忆的往事,有思想,有感情,是真诚的。林彪吸毒吗?装病吗?是怎么出走的?请看他的回忆。

初见林彪就是一个病秧子刘:当年把您选调到林彪身边,是百里挑一吧。文(儒):我是天津宝坻人,1958年底入伍到的196师,我从新兵训练队出来,就分配到师工兵营的卫生所当卫生员。1960年春的一天,师参谋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问我哪里人啊?

念了几年书?家庭情况怎么样?问完后说:“你把工兵营的防疫情况写个报告给我。”参谋长找我谈话时,我看到旁边坐着一个穿便衣的,后来才知道他叫李文普,是林彪的警卫副官,他是专程来为林彪身边选卫生员的。他在一边审视我,听我说话口齿清楚不清楚,反应怎么样,没吭一声。参谋长要我写东西,主要是看我字写得怎么样,文理通不通顺。

过了一个多月,师参谋长又找我谈话,才告诉要调我到国防部,说:“那里大首长多,要好好干,我们就挑了你,是拿着脑袋担保的。”进京是师的军务参谋护送我的,到国防部大楼就把我交给了李文普,我这才知道他的名字,他一身军装,中尉军衔。李文普就带我到公主坟的招待六所。六所院子挺大的,平房多,有果园。李文普介绍说,这是中央的内部招待所,首长暂住这里。

我不明白他说的首长是谁?他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一个叫关光烈的秘书让我坐下,他出去不多会,就领来了一个中年妇女,介绍说:“这是叶主任。”我起立敬礼,她让我坐下,亲切的问起我的家世,文化程度,在部队做什么工作。她每问一句,我都站起来回答。“以后你在这儿要好好工作,为林元帅服务。”林元帅?好大的官啊。我的心血陡地往上涌,没想到自己一下像进到南天门。叶让关秘书安顿我的住处。

通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一间小屋,这里是林的勤务值班室,一个矮墩墩的战士站在屋当央,笑微微的望着我。关秘书对我说,他叫小郭,在值班,也是你们196师的,来这里已半年了。小郭也是宝坻人,他家离我家有十几里,老乡见老乡,分外亲切,他告诉我,刚才和我谈话的叶主任叫叶群,是首长的夫人。林彪元帅我们称呼他首长。他要用你就打铃,你听到铃声,马上到他跟前听吩咐,叫干啥就干啥,不要多嘴。小郭分工我每天打扫卫生,送三顿饭。刘:你是怎么第一次见林彪的?

文:工作了两天,我心里一直记挂着见林彪的事,小郭知道我的心情,这天来了客人,小郭让我去送茶,我端着杯子进了会客室,第一眼就看见林正坐在沙发上和客人说话,他那副样子让我傻眼了,是个老头啊,一身便衣,瘦骨伶丁的,头发都快掉光了,这是我想像中威武的林彪元帅吗?我记住小郭的话,赶快退出来。我对林的第一印象至今不忘。在小学课本上他那生气虎虎的战将形象,在我心目中全消失了。

后来,关秘书告诉我,1938年他在山西给阎锡山的兵误伤以后,到苏联治疗,神经功能没有得到恢复,就匆匆回到国内靠自己将息,身体一直是病恹恹的。关秘书的话给我心中增添了一股敬重他的责任感,我要伺候好他。刘:来的客人你知道是谁吗?文:不认识啊,后来小郭告诉我是叶剑英元帅。平常他们都不穿军装,不穿军装见面也敬礼,我不明白,都是元帅还有上下之分?

林彪一日三餐吃些什么刘:你开初是怎么值班的?文:刚开始做林的内勤,我很不习惯,说话不能大声,走路只能快走不能跑。每天擦桌子扫地,没事就窝在小房子里,多没劲呀,一天到晚连个和你说说笑笑的人都没有,我念叨部队,想回去,可来时头儿说他们是用脑袋保我的,怎么说也得干几年呀。一年后小郭调走了,林的起床睡觉,打扫房间卫生,冲厕所,开窗换气,都由我一人来操持。刘:林每天的作息是怎么安排的?文:他身体好的时候就6点起床,看一阵文件,到我就给他弄饭吃,早上7点半吃饭。他吃完早饭总是在走廊里转。

走廊一头有个沙发,转累了就往那儿一坐,这时秘书就开始给他念文件了。下午通常重复上午的活动。林吃完晚饭也要坐下来待会儿才到院子里走走,有时候叶群陪他,豆豆或老虎在家也陪着转,没人陪他就自己转,转到晚上9点多钟回来就睡觉。早些年,林还到公主坟街上活动活动,拎只小收音机边走边听时事,我就在后面悄悄的跟着,躲在电杆或树杆后面盯着他,因我有保卫他安全的职责。

那时,认识他的人很少,活动也很自由。刘:林的一日三餐都是你端上桌的,他都吃些什么?文:1960年我刚到时,他们一家四口还能在一桌吃饭。文革开始,豆豆和老虎都到空军上班了,叶群忙,起的晚,林的三餐都是自己一人吃。

林吃的比较简单,比如洋白菜、菜花、空心菜、胖头鱼他都吃,他吃的菜都是煮的,拌点油盐,还不得放葱姜蒜。他拒绝吃炒的菜,说吃了上火。主食是馒头。馒头切成片泡在汤里,吃的时候要去掉汤。林吃的菜通常盛在几个小碟子里,他不喜欢吃的就放在一边。长期素食,营养很差,林的脸上几乎没有血色,叶群想了办法,在林的面食中掺了些高蛋白。外出的时候就带个菜谱,我每到一个地方,就先把菜谱和制作方法交给那里的厨师。当时他还能喝些水。

到1965年后喝水少了,饭量也小了。刘:林像苦行僧样生活,营养能保证吗?文:叶群想了个办法,把肉剁的很粹,做成小饼给他吃。刘:他没有食欲,是不是有萎缩性胃炎?恐怕还是过去他在战争年代长一顿短一顿造成的。

文:他从未有饥饿感,反正到点就吃,每顿像猫食。他给我说过一个故事,红军时期,打了一场败仗,逃跑了一天没吃上饭,饿的难受,正好窜到一个地主家,锅里炖的是肉,好香啊,又是大年三十,那是他最好吃的一顿饭。刘:听说林饭前不洗脸也不洗手。文:早些年他早上起来,我把水给他放好了,放上毛巾他就自己洗。到1965后就不洗脸不洗手了,吃饭时,手在裤子上蹭两下抓起筷子就吃。

阅读下一篇

抗美援朝美军究竟被打的有多痛?10年后美国总统​用一句话总结

原标题:抗美援朝美军究竟被打的有多痛?10年后美国总统​用一句话总结 二战结束之后,苏联和美国在朝鲜驻兵,经过两国协商,以朝鲜北纬三十八度线作为一个分界线,双方各占一方为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