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干部忏悔:违纪收入数字一出来,自己也吓了一跳,竟不知不觉敛了这么多钱

2024-05-22 16:57     长江日报

拿钱不安、退钱不甘,落马干部:违纪收入数字吓自己一跳

湖南省娄底经济技术开发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谢玉敏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谢玉敏,女,1976年11月出生,1995年7月参加工作,2002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湖南省涟源市斗笠山镇斗笠山中学教师;涟源市委组织部干部,研究室主任;斗笠山镇党委副书记;古塘乡党委副书记、乡长;荷塘镇党委书记;娄底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娄底经济技术开发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娄底市新型城镇化工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

2023年6月,谢玉敏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娄底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3年11月,谢玉敏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因为我忘记初心,贪欲贪婪、无知无畏和愚昧侥幸,最终滑向罪恶的深渊。"2023年11月,在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前,谢玉敏再次深刻忏悔。靠着组织培养和自己的勤奋努力,谢玉敏40岁走上了正处级领导干部岗位,那时她还在暗下决心:"不管多难,一定要鼎力前行,担当作为。"言犹在耳,如今留下的却只有悔恨与羞愧:"誓言犹记,我却将永远被钉在娄底经开投的耻辱柱上。"因难抵诱惑、初心尽失,谢玉敏走上了一条违法犯罪的不归路。

底线失守,在私欲膨胀中迷失自我

1995年,谢玉敏毕业后被分配到涟源市斗笠山镇斗笠山中学任教,那时的她勤奋好学,上进心强。无论在哪个岗位,她都名列前茅。在担任乡镇主要领导期间,她一心扑在工作上,同事们开玩笑说她是个只知道搞工作的"土"书记。

谢玉敏人生的分水岭出现在2012年。这一年,她升任娄底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委委员,成为副处级干部。随着职务升迁、权力增大,恭维她的人也在逐渐增多。她的内心开始变得浮躁不安,此时的她开始将读书学习看作走程序、装样子。当看到一些商人老板奢靡的生活时,她的信念开始慢慢动摇,逐渐迷失方向。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没有了坚定信仰,在跟商人老板的攀比中,谢玉敏丧失了辨别能力,迷失了初心。在她看来,自己是有身份和地位的领导干部,与别人交往时不能太寒酸。思想阵地被扭曲的价值观占领,她开始心安理得地接受老板们的迎来送往,收受老板们送上的红包礼金,接受邀请去高档商场购置奢侈消费品等。

在谢玉敏任荷塘镇党委书记时,某企业老板李某某便与她认识,但交往不深。当获悉谢玉敏升任娄底经开区党委委员后,李某某逢年过节便给谢玉敏送上价值不菲的礼品礼金,从不间断。在谢玉敏看来,李某某是一个讲义气、值得信任的朋友。2018年,为承揽工程项目,李某某多次请谢玉敏给予关照,谢玉敏答应帮忙。之后,谢玉敏陆续帮助李某某在娄底经开区承揽了上亿元的工程项目。为了表示感谢,李某某将30万元现金送到谢玉敏手中。

"最开始我是不想要的,这么大的金额,心里也紧张害怕,一直在做思想斗争。可是犹豫了好几天后,还是收下了。"因为心存侥幸,谢玉敏以"不一定查到自己头上"自我安慰、自我麻醉,收下了第一笔大额贿款。

不少落马的领导干部误入歧途,都是从第一次收受小红包、第一次参加饭局、第一次笑纳小礼品等众多"第一次"开始,然而,就是这"第一次",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有了第一次、必定有第二次、第三次……继而欲壑难填,变得如泛滥之水,滔滔难遏。

在任娄底经开区党委委员时,谢玉敏还利用协管创建文明城区、创建卫生城市的职权,想方设法为同学杜某的公司谋取城市路面保洁业务,其目的是自己能从中分一杯羹。仅此一项,谢玉敏先后受贿90余万元。

谢玉敏年纪轻轻就得到组织信任,担当重任,本应不辱使命,尽职尽责努力工作。然而,她却在权力、金钱和私欲面前底线失守,逐渐沦为金钱的奴隶和他人逐利的工具。

"那么轻轻松松地赚了几十万元太容易了,真的不费吹灰之力。"谢玉敏忏悔道,"贪婪的种子一旦种下,就迅速生根发芽,野草般疯狂地占领了我的整个身心,也主宰了我的言行。"

漠视纪法,在疯狂敛财中作茧自缚

2017年,娄底市委、市政府把娄底经济技术开发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改革升级为正处级国有企业,时年刚满40岁的谢玉敏成为改革后的第一任公司董事长。因此,手握项目决策大权,项目交给谁做,她的意见最有分量,来找谢玉敏办事的人越来越多,她也成为不法商人重点"围猎"的对象。

那时的谢玉敏已经彻底放松了自我要求,于是逢年过节,商人老板们轮流前来表达"心意",谢玉敏来者不拒,将党的纪律规矩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束之高阁。经查,谢玉敏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礼品礼金共计78万余元。

有了曾经一笔收受几十万元贿款的经历,"小打小闹"的红包礼金对谢玉敏来说已是欲壑难填。谢玉敏开始利用职权插手工程项目,直接指定工程由哪个公司承包,并交代下属操纵招投标事宜,然后以入股、回扣、借钱的方式收受老板及下属的贿赂。从收受到索取,由小额到巨款,贪欲如冲开闸口的洪水,想收也收不住了,谢玉敏在疯狂敛财中将自己一步步送进深渊。

2019年,娄底经开投融资部部长姚某被查处。由于曾收受由姚某经手操作的某基金管理公司给予的55万余元回扣款,谢玉敏深感惶恐。但此时的她再次选择了错误的道路,没有悬崖勒马及时回头、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而是想方设法对抗组织审查调查。她将受贿款退还给该基金管理公司,并与其负责人订立攻守同盟,同时将收受的部分贿款退还给相关人员。在组织找到她核实有关问题时,她不但不如实说清问题,还为自己找理由,并向老板们要钱、要烟酒去"跑关系",妄图织起"关系网"、撑起"保护伞"。在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后,谢玉敏以为安全过关,又旧病复发,费尽心思,向某建筑公司老板李某索回已经退还的受贿款60万元。而当省委巡视组进驻娄底后,谢玉敏又将该笔受贿款退还李某,以为退还就没事。拿钱不安、退钱不甘,钱收了后退,退了后又拿回来,反反复复,谢玉敏犹如惊弓之鸟,百般顽抗、百般煎熬。

今日关注
更多